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盒饭公主与排骨汤

盒饭公主与排骨汤

同事小琳向我抱怨,说她的外公越来越不可理喻了,上个星期她和妈妈一起回外公家吃饭,外公当着大家的面,把面前的一碗排骨藉汤给砸了,好像很愤怒的样子。按道理更年期早过了,难道是老年痴呆的前兆?
 
我问:“你们当时是不是都在低头玩手机?”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这就是问题!”
 
我把之前听到的类似的故事进给她听,在东北,有位老爷爷看着儿孙们一边吃饭一边玩手机,甚至把桌子都掀了。
 
“这些老人也太不与时俱进了,要知道现在已经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了,还那么憎恨手机?”她由此打开话匣,开始吐槽家里老人们面对手机时的种种尴尬与不适应,因不懂而怕,因怕而生憎恨。其大意与此前网上各种吐槽大同小异。
 
我说:“也许他憎恨的不是手机呢?他憎恨的是亲人们身体在一起,心却隔得很远;憎恨你们对他们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食物的无视,他们从知道你们回家之前几小时甚至几天,就开始盘算和忙活,但做出来,你们连正眼都没看一下,胡乱扒一两口就下桌子,那样是很伤人的。”
 
“有那么严重?”
 
“当然,如果不相信,你先亲自做一次饭,请外公外婆来尝一次再说。”
 
我们约定,等下个星期她请外公外婆吃完饭,我们再来讨论这个话题。
 
老实说,我对这个一天只吃两顿,而且统统都是叫外卖的90后盒饭公主能否做出一桌菜来请外公外婆吃饭一点都不乐观,于是建议她从最简单的菜做起,而在我看来,最简单的菜莫过于炖排骨——排骨洗净,和花椒姜块一起下锅炖煮,汤开之后拍几块藕,然后再加上盐,煮熟即可。还有什么比这更简单的呢?别跟我抬杠说生吃黄瓜,要熟的!
 
小琳决定按我说的,做一份炖排骨,请外公外婆吃饭。
 
在菜市场逛第一圈,她就懵了。看着菜摊上林林总总色彩鲜亮的菜,肉架上琳琅满目的各种肉和水箱里活蹦乱跳的鱼,还有橱柜里那些闻所未闻的调料,她顿时有点像看到满地乱爬的千万只螃蟹,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平时看到的菜都是成品,如今它们四散在菜市的各个角落,还真难找。想想外公外婆要从这乱糟糟的菜市上找出儿子、女子、媳妇、女婿、孙子、外孙女喜欢的菜,将它们配置出来,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老人家对孩子们喜欢的菜,一个调料都不会马虎和凑合。比如外公总是会去离家很远的超市买甜面酱,回来炒她们从小就喜欢吃的京酱肉丝,如果酱不对,他宁愿不炒。
 
在肉摊前,又懵圈了。不要说猪身上有一百多个部位的不同称呼和切法。只说排骨,究竟是要肋排还是脊排或中排,是用来炖还是用来烧或卤或煎,都有不同的称法和切法。小琳按照自己的喜爱,买了中排,请老板按炖排宰了,又去藕摊,在摊前她发现,看似外表一样的藕们,其实也有炖和炒之分。炖藕厚实绵软,炒藕轻脆利落,还有拌藕和吃火锅的藕,老板叨叨叨说了很多,但因为与她的主题无关而且比较复杂,她就通通无视了。
 
买完藕回家,把排骨和藕洗好切好,放到锅里,大火煮沸,转小火焖炖,加花椒姜块和盐,不一会儿便满屋生香,再加上灶台上电饭煲里吐出的滚滚饭香,把厨房映衬得仙雾缭绕。
 
但就在她以为大功告成准备揭锅尝一下胜利果实时,眼前的景象把她惊呆了:锅里的藕和排骨,外加汤,都变成了蓝黑色,像被人滴了墨水进去一样,虽然也香味扑鼻,但色彩和形状太像暗黑料理,她不知道自己是哪道工序出了错,还是自己买到了富含异物的排骨或藕?
 
就在她踟躇着是否该消灭罪证,重头再做一次的时候,她受宠若惊的客人们已经到了,他们各自都带了菜,反客为主地收拾完犯罪现场一般的厨房,半小时之内,将一桌香香的饭菜摆了出来。
 
小琳那碗暗黑版的藕汤,就摆在餐桌的正中央。外公告诉她,之所以发黑,是因为藕没有刮皮,虽然并不影响口味,但汤的色彩却受了影响。
 
那碗藕汤第一时间被消灭。看着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幸福而满意的笑脸,小琳突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她知道,这份历尽周折最终并不完美的藕汤,只是最简单的一道菜,是爸爸妈妈外公外婆每天做给至此,小琳渐渐明白,最微不足道的一道菜,里面包含的关于爱的信息,她一直没有读懂,或甚至根本没有认真去读过。
 
原来我们关于手机的讨论约定,再没有被提起过。而我想,我们各自都已找到了满意的答案吧?
 
原发于《读者.原创》2018年12期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