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微型小说:泄密

微型小说:泄密

 办公室胡主任给部下小李一个重要任务,命他无论如何也要查清楚最近发生的几起泄密事件。每有省市领导到本地检查工作,便有几名因不满征地补偿的郊区农民跑来拦车喊冤。虽保安措施严密,还未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但谁又敢保证次数多了不捅出点什么娄子呢?因此,胡主任很想知道农民们是怎么知道领导要来的信息,要知道这本来是机密。小李的重要任务,就是查这机密是怎么泄漏出去的?

  小李接了任务,非常痛苦。在机关这十几个部门百十号人中间查这样一个谁也不可能轻易承认的事情,虽不说比海底捞针难,但也决不比在河里捞针容易到哪去。领导交下来的任务他又不能违拗或拖延。在万般无奈之下,他决定去求他的老岳父,一位退休刑警,他想他老人家在这事上比自己有经验。

  老岳父果然宝刀未老,他说:泄密这个事,从机关这边查,不仅头绪太多,而且稍不留神就会得罪人。这机关里至少有八成人级别比你高,得罪了谁都不好!

  那我该咋办呢?

  这事应该从源头查起。源头在哪?源头就是那几户上访的农民,从他们那里查是怎样得来信息的。

  老岳父不仅给小李提出了侦察思路,还把几十年积累的卧底侦察的真经全教给了他。

  第二天一大早,得了岳父真传的小李换上从门卫王大爷那里借来的一套旧衣服,故意不洗脸不梳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路到郊区,一路上灰尘往他脸上一吹,活脱脱一副落难的样子。他在农贸市场买了两瓶便宜酒一块腊肉,可怜兮兮地摸到上访农民集中的凤栖村。

  比他想象容易一千倍地找到领头上访的俞大爷家。小李可怜巴巴地把岳父替他编好的台词背了一遍。说自己因为与乡上有纠纷,上访无门,想拦轿车喊冤,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上级领导来,想求教俞大爷,您们上面是不是有人。

  俞大爷是个爽快人,把他往破屋子里一让,笑着说:咱上面哪有什么人哟,不过老弟你既然求教于我,我也不妨告诉你,上面领导要来,倒是有规律的。

  什么规律?

  两个字,干净!

  什么干净?

  老弟你不妨留心观察,只要有上级领导来,咱这儿就有几种干净。一干净是电视和报纸干净,平常还偶尔有车辗人逮小偷的新闻,如果连辗死一只小狗的新闻都没有了,电视上净是学习贯彻或戴红花之类的干净新闻。那就八成有领导要来。

  二干净就是街面上那些亮着粉红色灯的小发廊都暂时关了门,店里穿得像白骨精样的小妞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市面干净,这就有九成把握证明上面有人来!

  三干净就是街道。环卫工人一天出动一次扫一次垃圾洒一次水,那叫例行常规。如果出动两次,洒两次水洗两次街,证明至少有市级领导要来。如果三次,那绝对是省上的人要来。你按这三个干净去看,保管没错……

  小李又一次得到了真传,但他显然没有昨天从岳父家出来时那么轻松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向胡主任汇报,他决定去找自己的父亲,他老人家在机关当了几十年老文书,应该比自己有经验,像这样难写的报告,不请他老人家出面又怎么行呢?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