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阿Q和赵太爷如何实现和谐

阿Q和赵太爷如何实现和谐

    外面开始流行“和谐”了。阿Q觉得这和当年“革命”一样,是与自己这号人沾不上边的,于是汲取上次的教训,不再上窜下跳,也更没有挽头发上静修庵偷宣德炉的冲动了。只是喝口黄酒,翻翻白眼,看庄上的大户赵太爷如何举动。已很久没演社戏了,眼里耳里快淡出个鸟来了!

 

    果不出阿Q所料,两天后未庄果然又唱开了社戏。这不是阿Q神机妙算,而是未庄几十年通例,要办什么事,先唱什么戏。

 

    赵太爷从县里请来几位名角,开始大唱和谐。几位穿得珠光宝气浑身发光的艺术家扭着秧歌满脸幸福地扯着嗓子:和谐好和谐好和谐好和谐好。

 

    阿Q的艺术欣赏水平不高,于是最先吼起倒彩来,说:妈妈的,这是什么鸟戏啊,服装道具唱腔跟上次讲卫生的一个样,只是把卫生变成了和谐。哦,还有前次农田水利建设和早年的那什么运动,都一个腔调,让人听得想睡觉。

 

    保安赵司晨本来也想睡觉的。但听见阿Q喝倒采,兴致一下就上来了。上前拎起阿Q,准备将他往万年戏台的台柱子上撞他几下。阿Q很聪明,赶紧高叫着:和谐,要和谐哦!

 

    赵司晨说:老子今天就要治你个破坏和谐的罪!

 

    于是比平日更响更重更多地撞了几下,给阿Q的头上留下更大更多更痛的几个疤。这也让阿Q在此后几天的和谐工作中,没有再次出来制造不和谐。

 

    但问题是,未庄不和谐的因素不只阿Q一个。阿Q刚禁声,小D却跳将出来,强烈要求赵太爷将已拖欠了两年的舂米工钱发了,否则就要到赵家门口上吊。

 

    赵太爷觉得此事太不和谐,于是忍痛将工钱给了小D,但条件是:决不许向别的工人透露已领到了工钱,以免引起新一轮不和谐的事件。

 

    接下来,下岗女工邹七嫂找上门来,强烈要求赵太爷补办她的养老保险,因为赵太爷用一条狗尾巴的价钱,买下了她工作了几十年的厂子,居然还不给她们这些行将退休的老工人买保险,实在是太不和谐了!

 

    赵太爷算了算这笔账,觉得如果让邹七嫂和谐了,他自己肯定就难以和谐。但如果硬跟她吵起来,势必影响未庄的和谐工作顺利进行。于是决定用惯用的“拖”字诀,一副笑脸,信誓旦旦,好话说尽,就是不出钱。

 

    接下来,乞丐王胡因为未庄实行禁止乞讨命令,愤而跑到赵府门口大闹,说不许乞讨的话,他从明天就改行去偷去抢。和他有相同意见的还有路边占道卖烧烤和小菜的小贩们。他们说:赵老爷,你眼中的和谐,是街面干净什么东西都平平顺顺不扎眼。而我们的和谐,只是肚子不咕咕叫就成了。这两者看起来是矛盾的,其实也并不矛盾。你如果顺利解决了我们的不和谐,那么你的不和谐也自然就解决了。反之也一样!

 

    最矛盾最棘手的问题还不是这些,而是土谷祠的拆迁问题。假洋鬼子投资的一家大型商场看中了土谷祠这一带的黄金宝地,连哄带骗已拆了八成房子,独土谷祠,因挂了“文物保护单位”牌子,一直不好下手。那阿Q自从被赵司晨撞了头,心中很是不平,连日在土谷祠内召集孔乙己等穷酸文人,搜集赵太爷种种不和谐表现,以期将其作为破坏和谐的典型向上面举报。

 

    其时,土谷祠已断水断电,几个人借着油灯,讨论得兴味盎然,半夜方才散去,留下一大堆文字材料,阿Q虽不识字,但将其视若珍宝,压在枕下,小心翼翼。

 

    也许是太兴奋,喝了许多黄酒,半夜内急,起床撒尿,一泡尿撒完,回头一看,土谷祠已在一片火海中。阿Q捶胸大哭:我早知凡拆迁必遇火灾,为何竟大意如此!

 

    故事的结局:阿Q因在土谷祠玩火犯破坏文物罪,被判刑。他手中那些揭露赵太爷“不和谐”的证据已付之一炬,而孔乙己等已群龙无首,从此不会再生出“不和谐”的事端来。

 

    商城在和谐的机器声中日新月异地建设起来了。王胡不再乞讨,改行翻墙偷东西去了。虽盗窃案有所增加,但未庄的街面,却确实比以往干净多了。对此,《未庄日报》还专门发表了长篇通讯,并配发了一篇热情洋洋的社论。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