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龙岩:拍照办优抚证,怎么就办出了惊天凶案?

龙岩:拍照办优抚证,怎么就办出了惊天凶案?

2018年12月25日下午,龙岩发生持刀歹徒劫持公交车撞人事件,经现场进一步搜救核实,目前造成8人死亡、22人受伤(其中1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其余生命体征平稳)。经公安机关初步侦查,犯罪嫌疑人邱某,男,1970年1月出生,龙岩市新罗区人,无业人员。因与当地居委会干部有积怨,事发当日居委会干部到嫌疑人家中,为其父亲拍照办理优抚证,产生矛盾,犯罪嫌疑人持刀杀人,而后劫持公交车撞人。案件具体情况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为嫌疑人父亲拍照办理优抚证,这本是一件好事情,怎么惹出如此惊天的大事情。这其间的过程,值得仔细关注。希望媒体和有关部门,不要让公众失望,把细节都讲出来。
往回数,几年之内,类似的熟悉场景我们见得太多了:
 
上个月22日,葫芦岛发生的一起奥迪车逆行撞向放学学生人群的恶性事件,造成5名未成年人死亡,19人受伤,其中3人重伤,随后犯罪嫌疑人韩某华被抓获,据建昌县宣传部消息:韩某华,29岁,性格内向偏执,无业,近期因夫妻矛盾轻生厌世,产生极端思想,采取驾车冲撞方式,随机选择作案目标导致案件发生。
 
再之前几个月的米脂杀学生案,上海杀学生案。都造成了极其惨痛和恶劣的影响。
 
而在这之前的不到十年里,还有这些案子,值得我们记住:
 
2009年,成都“65”公交车燃烧案事件,无业犯罪嫌疑人张云良因个人生活不如意,无法应对,转而向社会宣泄愤怒,放火烧车,导致二十多人死亡。
 
2010年7月30日,湖南长沙市芙蓉区国税局东屯渡税务分局三楼办公室发生爆炸,造成4人死亡、19人受伤,伤者已送往附近医院救治。嫌犯是51岁的残疾人刘某,因生计无着做生意遭遇一些麻烦,积小烦为大愤,走向极端。
 
2012年,河北丰宁满族自治县一男子驾驶小轿车在中学门口连续撞倒23名学生。据媒体报道,驾车男子殷铁军,现年48岁,离异,无固定职业。因其对女儿殷晓雪被害一案一审判决结果不服,产生寻机滋事念头。
 
2013年6月7日,厦门公交车起火共造成47人死亡、34人受伤,初步认定系严重刑事案。厦门市发布:厦门公交车起火共造成47人死亡、34人受伤。此事是因嫌疑人陈水总因退休手续纠纷而恶意报复社会。
 
2013年11月6日7时40分至8时,太原市迎泽大街迎泽桥东发生一起连环爆炸案件,该案件造成了1人死亡17人受伤,还有车辆受损。2013年11月8日凌晨2时,该案成功告破,犯罪嫌疑人丰志均在太原被抓捕归案。
 
2016年1月5日凌晨6点半,马永平携带两桶汽油,从贺兰县马家寨公交站登上开往银川火车站的一辆301路公交汽车。7时许,马永平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汽油后,从车窗跳出逃离现场,来到一处在建工地楼顶,试图自杀未果,被抓获归案。公交车着火造成18人被烧死,32人被烧伤。据银川市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信息,检查机关查明被告人马永平因为水暖工程款的纠纷,产生在公交车上纵火泄愤,蓄意报复社会的犯罪意图。
 
还有包括2010年3月23日杀死8名小学生的郑民生;因儿子患再生障碍性贫血无钱救治而劫持“小天使基金”女工作人员的河北省河间市村民孙文辉等等等等……
 
这些造成群死群伤惨烈悲剧的事件,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事件。但与国外某些政治意味很浓重且有着强大宗教背景的恐怖活动不同,我们社会面临的恐怖活动,体现着一种独特的“中国式”特色,其特征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嫌犯大多没有政治背景和诉求,大多有具体的民生类或诉讼类的直接利益诉求;
 
二、其身份多为底层的弱势者,以无业为最多;
 
三、或多或少地与政府机构有着交接并受到消极回应;在求助未成时偏狭地往窄处想;
 
四、他们向社会实施报复的目标,是把暴力施向比他们更弱的人群,死之前,要拖几个“垫背的”……
 
有一种说法认为:“绝望阶层是社会恐怖活动的温床”。我们虽不能确定这个社会是否有这样一个“绝望阶层”,但散落在社会各处的,心怀着各种压力和失落的人们,应该是有一定数量的。我们在极端事件中认识的,只是极少数。他们因各自不同的原因,而陷入到各种失落和悲伤之中,最终导致心理失去平衡。我们每漠视一个这样的人,就为社会埋下了一个不安定因素,而最终引发恐怖的悲剧,这个道理,必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和反思。
 
不要让冷漠和推诿,成为积聚怨气的原因;不要让绝望者,用暴力来诉说他们的无助。不要让无辜者,成为一个个无端愤怒的牺牲品;不要让我们的社会,陷入到各种意想不到的灾难中去。基于此,请善待你身边每一个弱势者,请耐心倾听并真诚地为他们解决燃眉之急。请在他们成为凶手之前,用你的责任感和爱心,为社会筑一道安全的墙。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无数次验证过的事实。
 
当然,对于这种遇到或自以为遇到不公平对待或受到欺凌而转而将愤怒与屠刀刺向无辜的弱者的懦夫行为,无论如何也不能有任何的怜悯与同情,因为,在犯下这种罪行的时候,他的身份,已不再是受人同情的弱者,而是令人不齿的罪犯。这是基本的人伦和文明的底线。但对于这些人来说,一旦绝望到偏执地去干下他想干的大事时。舆论对他的赞和贬已不太重要。但这,对更多的观众和受众以及潜在的随时可能成为犯罪者和受害者的大众,却非常重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