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人活着总该有点儿盼头

人活着总该有点儿盼头

 

PO主按:大假休息了十天,血糖升了几点,体重加了两公斤多。看来,闲下来终归不是什么好事情。今天是上班第二天,我这个四0五0下岗人士,也准备严格打卡,开始学习并更新公号。今天写的这个人物,是一位有点传奇色彩的小兄弟,也是我见过的惟一一个中了彩票大奖的人,当然,令我感动的,不是他难得的成为与国家搞风风雨雨赌博还赢了的人,而是他一以贯之的生活态度,在生活的最低处,他从来没有放弃对希望和人生乐趣的追求。这对于处于凛冬之前的人们来说,多少有些共鸣意义——不管怎么样,人总应该有点盼头。画是我前天画的,如果喜欢的话,请介绍给更多的朋友。谢谢!
我有一个小兄弟,早年在装修工地给人刮仿瓷。那些年,做装修还不像现在这样,可以领到让白领们羡慕的高工资。他干的,基本被看作最脏最累最没有前途的工作,每天下班,从头到脚,从衣服到鼻孔,都装满白白的灰。但他却是我身边最不自怨自艾的人,有时看起来,甚至比做生意或当小公务员的同学或朋友,都显得轻松快乐些。究其原因,是因为他是一个对生活有盼头的人。
 
他的盼头,不是什么宏大而遥远的目标,比如挣一笔大钱在城里买房买车娶个妖艳老婆。这些愿望不是不好,而是太远。目标的美好程度与实现难度,与它形成的焦灼成正比。离自己太远的,就不是盼头,而是梦想。而梦想,大多都是无法实现的,偶尔来一个,可以打打精神牙祭,而如果长期沉浸其中,保不准就会把自己搞成个往天上吐口水的精神病人,除了让自己不痛快,便再无别的用处。
 
我这位小兄弟的盼头,是微小而具体的,有可能是下班后回到农家小院里冲个冷水澡,然后吃下半斤卤猪头喝上二两桂花酒;也可能是正在热播的某部电视剧,昨晚制造的某个悬念今晚该给答案了吧?还可能是嫁到邻县的姐姐突然带着外甥女回家,给他做了一桌让他想起童年时光的饭菜;或者是电视彩票开奖,他那张永远只买一个号的彩票中了个尾奖……这些,都是他心中的小小盼头,因为有了它们,才让他觉得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即便在周围人的眼中,他的日子是那样的寒酸卑微。好在,他不像有头有脸的人那样,在乎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样子——喝酒在自己肚子里,是冷是热是甜是辣,只有自己知道。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具体而细小的盼头,漫长而无聊的人生,像被加了标点符号一般,不再显得冗长和无望。这也就是他作为我身边地位和收入并不高,而获得感最强烈的人。像在一眼看不到底的旅途中不忘记看沿途风景的人,遇到雪山高兴,看到落霞高兴,碰到无论是星空还是雨雪,都将它当成风景,一一笑纳。
 
相比于那些身在高位,却不再有任何惊喜能突然撞入心灵的官人;或坐拥巨财吃嘛嘛不香,玩啥都没有兴致的阔人;或被生计目标压得抬不起头无暇往顾生存问题以外任何问题的穷人,仿瓷小兄弟那些小小的盼头,也许是挺微寒酸或多余的。但在我眼中,他吃得香睡得好每天都哼着小曲的生活状态,未尝不是一种奢侈。这种奢侈,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而只是换了个看世界的角度。
 
老天爷也并不总是用困苦的生活考验他的心智。几年前的某一天,他作为盼头拿来哄自己开心的那一个彩票号,居然中了五百万。他一夜之间解决了几乎所有问题。就在我慨叹他今后的盼头会更高更大的时候,他跑来请我喝酒,依旧是卤猪头,桂花酒,我杞人忧天地提醒,不要失了你的那些盼头,他憨憨地笑得跟熊一样……
 
每当有人叹息人生无趣,或报纸上登出又有多少大学生感叹“人生没有意义”的调查结论时,我就会想起他不好意思地摸头憨笑的样子。但愿那五百万,不会灭了他对生活的想象,和那些令他感觉生活还有点意思的小小盼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