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活腻了,搞个读书会玩玩

活腻了,搞个读书会玩玩

PO主按:凌晨,做了个梦,梦见又坐进了小学课堂,我的班主任杨守朴老师又在给我们读童话。那是我记忆中最美丽的画面。那时,有朋把的时间和眼力劲,但书却很缺;一如现在,书堆起了,却越来越少读书的时间和心境。今天是阅读日,让我们缅怀那些与阅读有关的快乐日子吧。
 
朋友阿娟是专职太太,闲来无事总喜欢搞点新鲜玩意儿,给平板的生活弄点波纹和插曲。不久前,她去参加一个提升生活品质的训练班,在这个据说是专门培养女人们如何做阔太太的班里,她听了许多新鲜玩意儿,顿然觉得自己平时除了买衣服喝酒打麻将的生活太过于单一和缺少质感,于是开始学习插花调酒煮咖啡,偶尔还跟着老公到雪茄吧里去吸二手烟,一副从善如流惟时尚导师命令适从的架势。而她搞读书会的想法,也是这一大背景之下产生的。
 
我是在微信上听她说这一想法的。因为了解她如闪电般易变的兴趣爱好,我对她的想法热情自然不高。她把这种冷淡,理解成对她所说的新时尚的陌生,于是给我补课,说读书会是老外的一种社交方式,一群爱好相近思维和意识接近的人以读书为由头聚在一起,通过在特定时间段读同一本书,大家共同来分享彼此的感受,这是一种纯心灵的交流,比大家凑到一起唱卡拉OK摆玄龙门阵舒服得多!
 
手机那边的阿娟以排山倒海的文字,将从时尚讲师们那里听来的东西敲到我面前。其实,关于读书会之类,我其实早有耳闻,那一种交流形式,缘起于中世纪欧洲贵妇人和绅士们在酒足饭饱之后面对漫漫长夜无以排遣的孤寂时想出的一种娱乐或交际方式,大家围坐在壁炉前,在咖啡香味中朗读一本书或谈自己对这本书的感受和领悟,既消磨了时光,又扩大了自己心灵的容量,间或通过这种纯属于精神交流的方式,提升彼此之间的认识和交情层次。这种时尚,后来被传之于四方,在文化生活和娱乐都欠缺的地方,成为一部分人高雅的生活方式。在电影《走出非洲》中,知识女性们通过读书在非洲大草原无边的星空下寻找心灵的呼应,便是对这一交流形态最深挚的注脚。
 
随着广播、电视和互联网等现代信息传播渠道的扩张,人们获取信息和娱乐交流的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读书会由大众逐渐为小众的一种社交方式,但因为其形式感比较强,且与现代匆忙草率的快节奏生活形成反差,因而始终未脱离西方的主流生活圈,人们将这种交际方式,始终认定为优雅而高尚的生活方式,如同对古典歌剧,即便不是随时都能听,但在心中作为高贵雅致的标签,却是永恒的。无怪乎欧美的影视剧里,经常都可以看到读书会的场面,仅这两三年的热门影视剧中,就有《LOST》《木乃伊三》《奥斯汀读书会》等,随处可见。阿娟的时尚老师,可能是基于此,而向她们隆重推荐。
 
我想阿娟可能将这种交际,与她以往参加过的驴友会、变形金刚爱好者集会或杀人游戏主题吧等一样,作为一种新奇而好玩的娱乐方式。依她来如风去如电的兴趣方式,我并没有给她泼冷水,毕竟读书是一桩雅事,因而,在她发出邀请并提出书目征求意见单时,给予了积极回应,偷懒地将我最近正在读的一本书提交了去。
 
大家经过磋商和表决,最终选择了一本《奥巴马自传》,相约一周后读完,然后以此为由头在阿娟家聚会。那天,阿娟家的书房里坐了十几个男男女女,其中一半认识,桌上只摆着茶和水果,作为主人,阿娟最先朗读了一章,离开学校以来,很久没有听过这么庄重认真的朗读,让人心中隐隐然有怀旧的感触升起。接下来,人们或朗读或谈感受,有位刚从美国回来的朋友,居然拿出一本由奥巴马亲读的有声版本放给大家听。那天下午,正是成都难得的阳光明媚时节,阳光从纱帘外照进来,将书房里的人们照得如中世纪油画般的古朴、亲切、温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