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生命中那值得珍藏的片刻光亮

生命中那值得珍藏的片刻光亮

晨读余秀华的散文集,她在《无端欢喜》中说:“大部分人,必须过的是漫长而没有意义的枯燥日子,没有选择。有的人会成功,但成功之前和之后同样是枯燥而漫长的日子。我觉得一个人的成功除事业的成功以外,更持久和更入心的成功是在庸俗的日子里子找到快乐……”
 
她对庸常生活枯燥与快乐的这段定义,我是很认同的。可以说她的这段话,是针对我最近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而写的。当然,很多人都会有切肤之感。
 
关于珍惜生活的格言和文章看了很多,但都不如波兰斯基的电影《钢琴家》中的一个小片段,在被押往死亡集中营的路上,一位犹太人发现自己的口袋里还幸存了一小块巧克力,于是小心地将它分成更小的几块,拿给身边的亲人们。有人嘲笑他说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这闲心?他淡然地说出了那句令我震惊并将之奉为座右铭的话:“片刻的生命,也是生命。”
 
这样的场景,让我想起佛经里的一个故事:一个人被猛虎追逐,爬上一棵枯藤,枯藤的上方,有一只老鼠正在啃着藤,随时会将他送入虎口之中,这时,置身于绝地中的他,发现手边的悬崖上,有一颗红草莓,于是,他伸手摘下了草莓,如那一个即将进入毒气室的犹太人拿起的巧克力一样,将它放入口中,并由此悟到人生不过如此,在孤窄如藤的路上,后有猛虎吞掉不可留的昨日,前有小老鼠啃藤一般乱我们心的明天,而崖壁上那颗小小草莓,却是在匆促而绝望的人生中,给我们的小小幸福与安慰,它虽然不足以本质性地改变什么,却让我们能够换一种心态,来重新面对生命中的波折与困苦。心中有一颗草莓或巧克力面对苦难的人,与只有苦难的人,想必是有很大的不同。
 
这让我想起我童年时代的偶像曾爷爷,这位曾经读过很多书的老人,在那个知识就是罪过的年代,所经历的压抑和痛苦,是可想而知的,而支撑他活下去并最终熬到平反那天的,是他家后院那株茶树和几丛茉莉,这些小生命因为来抄家的人们不识货,而没有像古画老书旧瓷器和假山盆景一道,被当成“四旧”毁于一炬。那株他父亲当年在雅安贩茶带回的茶树,每年春天都会结出令他欣喜的嫩芽,他总会小心地将它们带露采下,用菜锅小心炒制,或等茉莉花开时节,两相混合,成一小包散发着郁馥香气的救命仙草,每天出门之前,必先用瓦壶烧水,捻几小颗,放入搪瓷盅里,看着沸水掺进去,升腾起一股芬芳的水气。这样的场面,颇有仪式感,是一个失意者在艰难生活面前不折服的表态:“你可以消灭我,但不能打败我!”
 
这场仪式过后的曾爷爷,就一脸从容地出门了,无论是去扫厕所,还是去陪斗,抑或去接受触及皮肉和灵魂的再教育,以及多年以后“解放”了,去参加高大上的会议或与友人聚饮,都是一样的表情。
 
巧克力不是巧克力,草莓不是草莓,茶叶不是茶叶。它们是对生活的一种信念,一种在苦难威压下的一星点希望之火,它可能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在寒夜中点起的最后一根火柴,是一种虚幻的安慰剂。但谁又能回答我们:她不点燃最后那根火柴,就比点亮那根火柴更好?
 
片刻的生命也是生命!片刻的光亮也是光亮,您说是吗?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