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别嘲笑,我们的幸福如此卑微

别嘲笑,我们的幸福如此卑微

(题图:夜深了,外卖小哥接着在百货公司上班的她,疲惫地回家,她在他背上,幸福地熟睡着。)
我们小区,每天早晨都会有许多快递小哥,他们穿着各色的工作服戴着式样各异的头盔,工蚁一样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悄然而快捷地为人们搬运早餐。他们的身影,像树叶和阳光一样,成为晨间一道令人熟视无睹的风景。
 
但在这风景中,有一辆送奶车,还是引起了我的注意。
 
那是一辆改装过的蓝色电动车,车上坐的是一个胖胖的年轻人,他和他随时满含笑意的红红大脸,都没什么奇异的,奇异的是,他的后座上,除了一个硕大的奶箱之外,还坐着一个女孩。
 
女孩和他一样,有一张红朴朴的大脸,每一次电动自行车如一阵蓝风卷进大院,在各单元的电梯口停下时,女孩就跳下车去,丁丁咚咚地把奶瓶放到客户们的奶箱里。男孩则掌着笼头,眼含笑意地看着她的背影,像看一幅画。
 
这样的配送方式,与恨不得把一个人切成两瓣的快递效率严重不般配。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忍不住向小伙提问。
 
小伙有着服务行业天然的好脾气,听我问完,腼腆地一笑,说:“她可不是俺们公司的员工,她是俺媳妇儿!”
 
原来,这是小俩口,女孩在春熙路卖百货,小伙子早晨送奶,中午下午送餐,两个人的作息时间基本是错开的,只有早晨六点到九点这个时间段,小伙子送奶时,女孩陪陪他,两个人一边送奶,一边聊天,送完奶,小伙子把女朋友送到商场,正赶上上班,晚上十二点之前,基本见不上面。
 
“这真是爱情生活两不误啊!”
 
我打趣地说,但话一出口,马上后悔了,因为这样轻易评价别人的生活,既有“何不食肉糜”的轻薄,又把自己显得又蠢又傻。
 
小伙子倒没想那么多,他似乎对我提到的爱情两个字很满意。憨厚而有力地点点头,说:“有她坐在背后,我觉得干活很舒服!”
 
这时,女孩送完奶,小跑着过来,送给我一个同样憨厚而有力的笑容。然后跨上后座,喊了声:“驾”。
 
小伙子乐呵呵地一放手闸,车子像一匹乐意被驱使的马儿,箭一般飞了出去,把一个暖暖的背影留给我,由清晰到模糊。
 
此后很久,只要有人一提起幸福这两个字,我就会想起那个场景。特别是听到有人说结婚几年,两口子躺在一张床上,只剩下各自玩手机这一件事的时候……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