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量子风口来了 阿Q们都想飞上天

量子风口来了 阿Q们都想飞上天

      人类快进入量子时代了!
 
       阿Q只知道房子车子票子,还没听说过量子,于是跑去找未庄最大的知识分子赵秀才,向他讨教量子是啥东东?
 
  赵秀才这段时间炒股被套新能源版块套,投资被e租宝撬,不顺心的事都堆在了一起,心情正不爽,一见阿Q皮笑肉不笑,一副无事献殷勤的样子,自然对他保持警惕,拖根板凳把他安顿在三米之外才开口问:老Q,有啥事,除了借钱借东西之外,你尽管开口。
 
  阿Q求知欲正强,也顾不得看赵秀才的脸色,还是照既定方针,一鼓作气将量子问题端了出来。
 
  赵秀才最近心情不好,朋友圈自然看得少,但他不能在阿Q面前雄不起当软蛋。在哪里都可以丢脸,但在阿Q这种憨包面前丢脸就太瓜了。于是,他一拍胸口说:量子嗦?简单!
 
  赵秀才心里虽然没有底,但阿Q空洞的眼神给了他信心,于是他也就不客气了,把自己晓得的再加上推理的再加上玄想的,混混沌沌揉成一团,稀糊糊往阿Q原本就不太灵光的脑壳里一糊,说:量子?量子就是量子,是一种新概念,你晓得啥子叫新概念,新概念就是吃票子的概念!你看市面上,无论是股票还是英语还是萝卜黄瓜白菜,只要是人们搞不懂的事,挂个新概念的牌子就绝对吃钱!你没看见,那些整网络的,光是把几个字母炒来炒去,今天弄个COM, 明天整个NET。 凭几个字母就赚得笑嘻了。你看传统的道琼斯指数整了将近一百年才涨拢的价位,新概念纳斯达克只用了十几年就涨到了,你想想,凶不凶?
 
  阿Q本来半头雾水,被他这么一说,就搞成满脸浆糊了。他趁着赵秀才揩嘴角的白泡子的一小段空隙时间见缝插针地问:你说了这半天,量子究竟是啥东西呢?
 
  赵秀才像一只飞得正得意的苍蝇,迎面挨了一拍,良好的自我感觉一下子就消失了,暂时忘记的诸多不愉快又连本带利地回来了,他想,如果再不把阿Q这个扫帚星撵走的话,他继续活下去的信心将受到巨大考验。为了不这样,他决定将好学的阿Q赶走。他拍着桌子说:我早说了,量子就是量子!全新的没人见过的东西,不是圆子不是包子更不是饺子!你懂没有?没有?管你懂没有,走走走走走走!
 
  阿Q带着满脑壳浆糊回了家。他想:不管怎么样,量子能赚钱,这是事实,上回市面上流行基因的时候,自己就错过了,而王胡就因为卖“基因凉拌兔”而赚了一套新房子。流行纳米的时候,连赵白眼都搞出了纳米屁垫。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再错过了,让王胡赵白眼们再占了便宜去!他们说,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我可不能错过上天的机会。
 
  想了一晚上,把脑壳和眼睛都想肿了,终于想出一个项目。第二天一大早,他便发动全家总动员,把磨子弄出来洗干净,泡了二十斤糯米,把手推出几十个血泡,用布袋一滤,“Q版量子汤圆”便正式出笼了。他用红漆血淋淋写了个广告牌。他为自己这次赶上了量子潮流而兴奋异常。一路上唱着“感谢天,感谢地,感谢量子照大地……”
 
  好日子和好心情总是太短暂,走得最急的总是最美的时光,阿Q的好心情仅维持到菜市场门口——菜市场里早已立出一百多个血淋淋的牌子,上面写着箩筐大一个个的字,从量子香肠一直到量子耗子药,旁边“成人用品商店”竟然还在卖量子“伟哥”和姨妈巾……
 
  阿Q气得把汤圆面一甩,平地跳起三尺高,大骂赵秀才不是东西,对他打埋伏,却把商业秘密到处宣传。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