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当我们再也听不到圣诞老人驯鹿脖子上的铃声

当我们再也听不到圣诞老人驯鹿脖子上的铃声

几乎每个人都说过这么一句话: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还相信童话。以此显示自己不是愚蠢的,不会上当受骗。甚至进而认为相信童话是幼稚和愚蠢的。但我却不这么看。
 
从小,我女儿小美就觉得她不是爸爸妈妈惟一的宝贝,她还有很多弟弟妹妹,分别是玩具熊绒布猪和各种布偶,她给它们起了名字,并以姐姐的身份自居。在她眼中,这些小宝宝都是有生命的,也像她一样,吃了脏东西肚肚会不舒服,伤风着凉会生病咳嗽,还会调皮捣蛋不乖乖吃饭饭……
 
自打会走路开始,小美就会把她的小朋友们抱来抱去,每到一处,都会以她为圆心,围上一个小圈子,特别是读幼儿园以后,更是把幼儿园里学到的东西,拿回家里来,以小老师的身份,指挥小朋友们或识字或扮游戏或摆家家酒吃饭,有时甚至会拉着爸爸妈妈和他们一起搞联欢会唱歌跳舞,这让一直渴望能看到她在劝儿园表现的我们,从中得到一些小小的满足。
 
这是弥足珍贵的童心。记得几年前,有一部名叫《极地快车》的儿童电影,讲述一个相信有圣诞老人存在的孩子在平安夜里被一列极地快车拉着,到圣诞老人的家乡去观赏圣诞老人为全世界小孩子分发礼物的过程。最让人记忆深刻的是结尾,那小孩握着从圣诞老人驯鹿脖子上取下的铜铃,一直听见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直至他长成大人,才发现那声音只属于那些相信童话和梦想的孩子们。
 
对于某些成年人来说,包括相信圣诞老人的存在和布娃娃有生命的行为,都是幼稚而荒唐的。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成年人们在自己不相信童话时,拔苗助长地去打破孩子们的梦想,在我看来,没有比对正在看童话影片并为其情节感动的孩子说“这些都是假的!”之类语言更恶劣的了,那是粗暴地用成人世界近乎于简单的实用价值观,去捣碎了一个斑斓如肥皂泡般的梦——谁童年时候没玩过那没有什么实际用途、却开心快乐的吹泡泡游戏呢?
 
正因为如此,我对那些小心呵护着童心与天真的成年人,都抱有一种敬意和好感。记得女儿三岁多时,我们逛商场,在玩具展台,女儿用异样的眼光盯着柜台上挂着的布熊,烂着脸半晌,才小声对我说:“那两只小熊倒挂着,会头晕的。”我小声对她说:“你去告诉阿姨让她把它们救下来吧!”她想了片刻,鼓足勇气跑到阿姨身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阿姨。
 
谢天谢地,那天她遇到一个知道怎么样呵护童心的阿姨,她蹲下听完小朋友的想法,点头同意说:“是啊,小朋友倒着是会头晕的!”然后跑过去,嘴里说着对不起,把小熊翻了过来。她的这个举动,让女儿高兴了整整一下午。
 
这件事让我感慨良久。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下班回家时,再也看不见女儿将玩具们整齐地放在沙发上,每一个小肚皮上都盖着小毛巾,更想象不出她小老太婆样叮嘱小朋友别蹬被子的小可爱样子。那意味着她长大了,但我相信,她也许会将对小布娃娃们的爱和关怀,放大到对整个世界。一颗对小布娃娃都不忍伤害的心灵,即使再不济,也不会坏到哪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也许也是《奇葩说》那一集关于该不该告诉孩子童话是假的备受关注的原因。
 
今年,女儿十五岁了,圣诞前夜,在为不为她准备礼物这个问题上,我略有踌躇,但最终选择还是送。虽然,她已不再往白袜子里装愿望,也知道当年所有的礼物都是爸爸妈妈买来的,但我依然愿意在这天早晨,她收到礼物时,回想起当年那些纯真的小小愿望。
 
就像一个90后在朋友圈给我的留言说的那样:也许我们已不相信圣诞老人,但我们相信,那个送我们礼物的人,一定是爱我们的……
 
守护童心,也许就是守护每颗心灵中那份善良的根子……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