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小说 | 《蒲公英的歌》(连载五)

小说 | 《蒲公英的歌》(连载五)

 

-5-
 
这天夜里,我梦见自己走在空无一人的红花堰街头。街上没有路灯,只有远处天边的星星像鬼火一般眨着眼睛。街两旁犬牙交错的房子更像两道深而远的河堤,走在街道中央就像走在河底一般。
 
这时,从街道旁的小巷中闪出一个黑影,他的头上似乎包着一块布,只从布的破洞中露出一双闪着凶光的眼睛。
 
他没等我反应过来,已伸出了毛茸茸的爪子,爪子?对,是爪子!掐住我的脖子,然后扯我的挎包,取出钱包装在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又把爪子伸向我的胸口……
 
我感到他尖利的爪子穿透了衣服……
 
我闻到他鼻子里喷出的烟和酒以及血腥味混合在一起的臭味……
 
我羞愤难当,忍不住尖叫起来。
 
叫声像一只被针扎了屁股的鸟,箭一般飞得老远……
 
但街道依然如河堤般沉默无声。
 
那只尖利的爪子已撕破我的衣服,伸向我那从没有被异性接触过的胸口……
 
我拼命挣扎着,尖叫着。明知无望,却还是拼命地反抗着。
 
就在我绝望得想要像读过的古代小说那样咬舌自尽的时候,灯光一闪,并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
 
像一道闪电,摩托车飞到我们面前。车手猛轰油门,将车的前轮拎起,砸在袭击者背上。那家伙嗷的一声惨叫,扔下我,飞身窜进旁边那条小胡同中。
 
摩托车手也没追赶,只是问我:“有没有受伤?”
 
他的头上戴着头盔,声音嗡嗡的。
 
我没事。
 
他说:“这一带治安不好!晚上不要出门!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我仔细审视他,怕刚出了虎穴,又进狼窝。
 
他似乎看到我的担心,就说:“这样吧,你在前面走,我用灯给你照路。”
 
我觉得这主意不错,于是说声谢谢,就大踏步往前走。
 
那灯光一直照着我脚下的路。每当我要走出它的照射范围,摩托车就会朝前走一段路,以调整照射角度。
 
就这样走一段跟一段,不觉到了校门口。
 
他似乎也知道我到了,在我开门的那一瞬,调头往回走去。
 
我回身望去,灯光中,看到他背上背着吉他,在车灯光的剪影中异常威武潇洒……
 
我依稀觉得那个身影很熟悉,像是余磊。就在我困惑余磊怎么不回学校的时候,叶老师就叫我起床了。
 
我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想着刚才梦中所发生的事,不觉得笑了起来。
 
余磊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进我的梦里来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