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真正要反思的,是对公共安全信息缺少更加敏捷的预警和应急机制

真正要反思的,是对公共安全信息缺少更加敏捷的预警和应急机制

两天来,我刷着自己公众号上几分钟一条的读者回复,心绪难平。大家以真挚的情感和语言,悼念着李文亮医生。只可惜我的公号回复上限只有100,所以难以呈现大家的精彩回复。
 
这些回复,绝大多数,是对李文亮医生表示哀悼和惋惜的。也有一大部分,是表达对他的遭遇的愤怒与同情,认同他应该得到一个道歉的。也有不少的部分,是希望查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查处相关责任人的。其中也有不少,是问候那两个训诫的当事警察及家人是否也感染上了新冠肺炎的?
 
悲伤的话就不必再说了,相信许多人为此已流过了太多的眼泪,这个大家都快闷出抑郁症的春节,大家已听了太多悲伤的消息,需要一些可以安慰人的东西来平抚一下心灵。
 
追责,肯定是必须的。那个事情,也自有八府巡按去依律调查并处置,也由不得咱吃瓜的在旁边多嘴。
 
只是,我最想知道的,是两个训诫的执行人,他们这几天究竟过得怎么样?他们及家人,是否已经和正在受到病毒的威胁?他们是否如网友们所想象的那样,像《悲惨世界》中的沙威警长那样,饱受着来自自己心灵的的折磨?他们是否已感受到来自舆论的压力和迫在眉睫的风险?在此时的武汉,他们在一线,想必也有很多说不出的苦楚和麻烦。而且,一大波的锅,正在向他们的后背袭来……
 
因此,诅咒基层当事人,是没有意义的,也无助于汲取教训。他们甚至没有那些造谣说悼念李文亮是敌对势力的自媒体更坏。
 
真正要诅咒并反思的,是对公共安全信息缺少更加敏捷的预警和应急机制;是把解决问题变成解决提出问题的人的处理问题方式;是将八名医生提出的专业预警变成八名好事网民的无事生非的处理流程;是非专业人士可以轻易对专业人士在专业领域进行训诫的社会运作模式;是动辄可以将一个预警信号变成谣言并马上动用所有媒体进行深揭猛批的执行力;是将可防可控当成有口无心的经随便乱念的维稳思维;是唯上而不唯实权力不向科学低头的认知傲慢;是天天喊着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却连基本的公权领域和私权领域都分不清楚的混淆逻辑……
 
这些东西,其实是当下我们社会许多问题的病源,以往在没有太凶恶的冠状君的催逼,倒也常被蒙混了过去。而到了真正凶猛的考验面前,就原形毕露了。
 
病显现出来了,向我们报告坏消息的,并不是敌人,而是希望我们警惕的人。敌人不希望你警惕,而是麻痹。想必这也是很多人痛悼李文亮的原因吧?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