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刚听的一个事情,把它当小说写,你且当笑话看

刚听的一个事情,把它当小说写,你且当笑话看

某官,与齐天大圣同姓,年过五旬,时来运转,外放到一个地级市当NO.1,当地虽路程偏远,但却是旅游名城,经济基础和人气都很不错。
 
新官到任,少不得要到基层去视察调研,摸清情况,才好放几把火,点几处烟,做出一些令上级和群众满意的成绩,这样,就可以得到令自己满意的进步。
 
既是旅游名城,当然旅游是重头,当地最大的旅游资源,是一座始建于唐代的庙,庙里有座塔,被收入各种遗产名录,矗立在城郊的至高点上,晨钟暮鼓,俯瞰全城,被当成此地的形象大使和吉祥物,外地的旅游者,十有八九是冲这座塔来的。领导视察,当然要从这里下眼。
 
照例,清洁洒扫安保清场一应规矩走遍,大小陪同人员记者摄像师一脸虔诚的追随,曾给无数大人物讲解过的功勋解说员中气十足字正腔圆,领导如众星拱着的月亮一般浩浩荡荡地一路飘过,满眼被修饰到极致的风景,春风拌热牛奶一般地令他舒畅愉悦。
 
从一层飘到二层……
 
从二层飘到三层……
 
从三层飘到四层……
 
突然,领导的脚步慢了下来,脸上的笑容硬了起来,空气的温度似乎也降了下来。
 
整个队伍的脚步都慢了下来,大家脸上的表情也变成疑惑。景区管委会和文管所的负责人脸上,隐隐闪过一丝恐惧。
 
空气中,只有塔角风铃的几声轻响。
 
领导似乎被风铃声唤醒,柔缓亲切的笑容瞬间又重回到脸上。
 
队伍继续前行,登高望远,即兴赋诗唱和,自不在话下。
 
第二天一早,管委会主任正在报纸上的新闻图片中找自己漏出的半张脸时,领导的秘书来了,对方也没客套,直奔主题,说昨天差点出事故,或者说已经出了,领导那十几秒的沉默,就是证明。因此,必须查原因。
 
主任吓得大气不敢出,小心地跟着秘书,重返昨天的事故现场——古塔四层。
 
他们站在领导昨天站的位子上,用领导的视角四处打量。
 
佛龛、油灯、鲜花、蒲团,没毛病啊!
 
突然,佛前一块红底金字的牌子把他们惊到了,牌子上赫然写着:
 
拘留孙佛
 
拘留?孙!
 
老天爷啊!
 
两人的头发都立起来了。
 
原因找到了,必须马上整改!
 
整改方案一:撤掉佛像。但因为是文物,不敢下手。加之佛塔中七层分放的过去七佛,本是有定规的,在上级文保部门挂了号的,不像什么老树子破房子,铲了就铲了,那是要影响遗产名录的。
 
整改方案二:给佛改名。佛是从印度引进来的,读音译成中文,自是可以有好多种写法:居、掬、驹、鞠;刘、流、榴、琉。何必一定要拘留,那么扎眼,那么恐怖,那么锥心。
 
两个都是文化人,很快选出一个诗意浪漫的名字“掬流孙”,火速请本地最好的木匠和漆匠还有雕刻师傅制作,争取尽快修旧如旧,并邀请领导再次视察。
 
木匠、漆匠都很好说话。独雕刻师傅老王,拒不接招。他说:“佛在那里已经一千多年了,你不能因为一个姓孙的到了,就让改名字吧?那下次再换个张王李赵,你不是又要涂抹粉饰一番?这个地方,佛先到!”
 
木匠漆匠也附和。
 
当地很难再找到与他们手艺相匹敌的工匠。但这难不到急于要办事的秘书和主任,他们连夜前往省城,用巨资请工匠们做了一个符合他们要求的牌子,心满意足地安到塔上。
 
但这交没有影响孙领导半年后在一次反腐大会上被带走,当时,他正在义正辞严地在讲着领导干部的自律问题。
 
导致他被抓的,是开发商通过他的情人给他送的500万元钱。
 
此事与佛无关。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