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几个关于引产胎儿的惊悚故事

几个关于引产胎儿的惊悚故事

  昨天,在网上看到陕西镇坪怀孕七月被引产,将带着胎盘的胎儿放在产妇身边的新闻。心中非常愤怒和堵,在QQ群里与朋友们聊起,大家也很愤怒,讨论热烈,并各自讲起一些亲耳听到甚至亲眼见到的类似事件。
  
  其一:北京一个妇产科医生,做过很多堕胎引产手术。从没有不安过。直到2006年的一天,她给一个已经八个月的产妇引产,照例朝子宫内注射了有毒药剂,胎儿死去。再引产。她无意中看见那引产下来的胎儿,一只小手手心捏着一块肉。那是孩子剧痛中从自己身上用指甲抠下来的。她当即崩溃,后辞职。(此信息在微博上广为流传。)
  
  其二:我当年还在医学院读书当实习生时,曾经亲眼看见过基本足月的娃娃被强行用药打胎出来后,哭声洪亮,为了让他死啥子可恶的花样都用遍了,后来被用最粗大的针管从头顶囟门往颅内注入100毫升浓碘酒,但他还是哭声洪亮,又注入第二管,他还是哭声洪亮,然后没法了,直接丢厕所里面,哭声依然很大……91年。哎,我当年本来是想当妇产科医生的,后来没当成,也好,要不然好多命债……
  
  其三:小时候,我们家门口有一个标语,我记得很清楚:党团干部走在前,计划生育就不难。凡是发现有人怀二胎,全村人(除了当事人及其亲属外)在计生委员的带领下,围追堵,那个时候,计生委员的权力很大的哦,好像他说的,超生一个要罚的倾家荡产。如果不罚超生的人,就要罚他。把超生孕妇送到医院流产叫:送包袱。我围观的一次,就是我们村一个姓施的大姐,怀了二胎。都快足月了,回家拉个东西被发现了,于是起码有上百个人去追。我也是其中之一啊。当时小,纯围观。最后这个大姐到了悬崖边,爬上一棵树。说要跳,后来干部们在悬崖边守到凌晨,不小的啥的,被这个大姐跑脱了,不敢回家,就去了我们那个荒山的坟地里,躲了两天,我们哪里那个坟地,叫坟窝地。大白天都是阴深深的。农村人说的,中午都不要去那个地方。我当时很佩服这位年轻妈妈的勇敢啊,但终于还是没有把娃娃保住……
  
  这些行为,是违背了基本底线——即人不能对自己的同类进行如此恶劣的残害。在中国传统的看法中,没有出世见天的,都不算生命,将其处理掉,不算杀人。事实上真是这样的吗?各位提供故事的朋友,请原谅我不署名引用了你们的故事,这篇没处发表的文字,招不来福,但可能惹得来祸,就让我一个人独吞了吧。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