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毒胶囊这部大片还会有什么新剧情?

毒胶囊这部大片还会有什么新剧情?

  
  4月21日,郑州郑上路的一段排污明渠内,一夜之间突然出现大量空心胶囊,300余米的渠沟被各色胶囊堆积成了“彩虹河”。记者注意到,在渠的附近设置有一个360度摄像头,但当地管理人员对是否拍到丢弃者的镜头语焉不详。(据《大河报》)

  这是毒胶囊事件的最新进展情况。此前,网络上流传的皮鞋很忙的段子和皮鞋夫妻不同人生际遇的漫画,以及河北某乡人大主席在检查人员来厂之际纵火毁证,还有某著名主持人消失在冰心玉壶里的传闻等等,都如同一部三分钟一个高潮的大片,令观看者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惊叹。只是,即便最潮的4D电影,也无法这么逼真地将观众拉进剧情中去,因为生活中无处不在的胶囊,使观众们不敢以旁观者的心情事不关己地去看这一出大戏。即便以当下已查扣的7000万粒这个数字来算,大家的中招几率也是颇高的。因此,没有人是带着旁观的心情,来关注这一事件的进展的。
  但是,人们惊异地发现,除了当一个提心吊胆的观众之外,我们的作为实在太有限了。就拿彩虹胶囊河为例,360度的摄像头,如同其他许多玄疑新闻中的所有摄像头一样,总是在需要它起作用的时候失灵。它又一次急造假者之急地站在了公众的对立面上,这似乎已成一种暗喻,暗指着毒胶囊之所以产生并悄然发展的原因。
  除了当一个无可奈何的讽刺文学作者之外,公众还能说什么呢?大家只能满怀恨意地将抛入河中的胶囊,称之为“自尽的胶囊”,有人甚至无限痛心地叹息:即便摄像头没有失灵,结果无非是抓出几个推车的临时工而已,于胶囊的制造者,没有任何损耗。现今的质量监督体系,给了他们太多的逃脱机会和还魂再生的空间。这也就是为什么无数次令人发指影响巨大的制假造假生成的毒物,能以打不死的灰太狼的姿态,一次又一次重回我们的生活中,并再一次制造出事端。

  除了一次次走脱的制假者之外,那些为各种假药和有质量缺陷的产品代言广告的明星,也因为太容易过关,而一次又一次脱离法律的制裁,那些足以组成一只足球队的药品代言“专业户”明星们,在过去曝出的问题牛奶或其他有毒产品中,也时有闪现,没有看谁受到什么处罚,更没看到有谁会在良心的谴责下,向公众道歉。也许他们比谁都明白,道不道歉,并不影响他们继续拍戏继续代言,继续领受粉丝们无条件的欢呼和拥戴。
  也并不是没有人因为毒胶囊受到处罚——在兰州,几个头脑灵活且有新闻敏感度的骗子冒充药监部门工作人员到药店去查处毒胶囊,并索要几百无不等的GSP认证费。这种既大胆又颇具想象力的赚钱伎俩最终没有得逞,其原因是药店工作人员感觉毒胶囊这事在全国闹得太大,相关部门不敢照以往的办法,收几个钱办个证就了事大吉。这种思路,最终导致了骗子的被抓。试想,如果毒胶囊这事,没有闹得天昏地暗尽人皆知,药店老板会不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交钱了事?这基本符合一些监管部门的行事逻辑,管理就是收费,监督就是罚款。而一旦出现重大恶性事件,不是摄像头失灵,就是证据燃烧,要么就怪“犯罪分子太狡猾”!事实真是如此吗?想必公众心中自有答案。
  看过大片的都知道,不管情节多么火爆曲折,但戏的最终结局应该是坏人得到应有的惩罚,不管是良心丧尽的制假者,还是脑满肠肥的渎职者,或者道貌岸然的幕后食利者,都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必须有一个对得起它轰动效果的结局!这种情节尽管可能有些落俗套,但却是受观众欢迎的。虽然,这种安慰性的结局,对那些实实在在受到伤害的躯体,究竟还有没有实实在在的意义和价值,还不好下判断。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