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官员们何以能把五星级宾馆当成家?

官员们何以能把五星级宾馆当成家?

  3月29日,原湖南交通厅副厅长陈明宪涉嫌违纪被立案调查。陈明宪在1995年至2000年任湖南路桥公司党委书记,湖南路桥所建造的多座大桥都曾垮塌,被网友称为“塌桥公司”。据21世纪经济报道,案发前的陈明宪生活极度奢靡。大约两三年的时间内,一直住在一家五星级酒店。落马的湖南高速公路管理局局长冯伟林案发前也长期居住在该酒店。此外,湖南交通系统很多大小会议都在这家酒店召开。知情官员介绍,陈明宪、冯伟林与大酒店总经理关系非同寻常。由于招投标,湖南省钢材老板、水泥老板、路灯老板等所有与高速公路上下游的老板都会云集该五星级大酒店,陈明宪住在酒店的费用每年就是四五十万元。
  一年四五十万,按365天算,一天都接近1500元,如果按财政部颁发的《中央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差旅费管理办法》,副部长级人员每人每天600元、司局级人员每人每天300元、处级以下人员每人每天150元标准以下凭据报销的原则,湖南这两位厅局级干部,超标可是超大发了,这笔账究竟该怎样报呢?
  有人一定会说,提这种问题的,绝对是不了解国情的书呆子,他们会以见怪不怪的语气,耐心地向你解释官员们何以能超标地以“五星级宾馆为家”,因为在现行的机制下,有太多可能会让某些官员轻易地解决这个问题。这只是菜鸟级的官员违纪问题了,很轻易就能解决掉。很多落马的官员,在其“事迹”上,密度很高地出现“长期在豪华宾馆包房”这条文字,便是证明。
  官员绕过纪律违规入住高级宾馆,有以下几个路径。其一,是像陈明宪这样,与酒店老板关系“非同寻常”,平常在权力范围内多多给予照应,而酒店老板投桃报李,免费供奉着这尊财神,求还来不及呢,怎么还会劳大人费心店钱。此招看起来并没在财政上报销任何费用,但由此生发出来的更大更大的经济损失,却要公家来埋单。这样的例子,不需要细举,大家回想一下那些曾经垮塌的路桥,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官员入住超规格酒店的第一路径,是表面人情下的权力交易。
  官员绕过财政纪律入住超规格房的第二个路径,是模糊账目,将日常的消费,化零为整地计入到各种“会务费”和其它笼统名目之下列支,在目前财政收入和支出缺乏清晰的预决算的现状下,这种似是而非的费用,很容易蒙混过关。
  其三,部分单位私设小金库,把某些见不得人上不得台面的违规违纪开销,都悄悄的消化掉了。如果小金库不暴露,审查和纪检部门甚至连违纪的气息都难以闻到。
  还有包括化整为零,一次消费多次报销或将发票拿到下属企业单位进行核销等手段,都可以轻易将“差旅费管理办法”变为一张废纸,这也就是为何当骆家辉住不起五星级宾馆新闻时,财政部发表新闻,认为中国官员的差旅费低于美国官员时,舆论并不一致支持的原因,因为大家都知道,到了一定级别的官员,在跳越纪律限制的能力上,有多大的空间可利用。
  官员热衷于超规格住五星级宾馆,其心理根源,来自一种畸形的荣辱观,他们认为住得高越档,越显层次,才够面子。外交官不失国家面子,要住高级宾馆;省级领导不丢“省面”,市级领导不丢“市面”县级领导不丢“县面”,都要住进高档酒店里。殊不知,对于大众来说,官员的层次与档次,根本不是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办公,而是你心里有没有群众,如何对待纳税人辛苦贡献的钱财。这种畸形的荣辱观,配以太容易变通的管理制度,再佐以松懈的制度和舆论监督,就造就了官员们如小金鱼跳龙门一样,轻易就跨越了那条看上去很美但实际效果却有限的纪律线。不独是在住宿方面,三公消费的违纪违规路径,大抵都是这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