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应以强者的大气应对克莱尔们的狐疑

应以强者的大气应对克莱尔们的狐疑

16岁的叶诗文,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完成大逆转,最后50米冲刺快于同项目男子冠军罗切特,个人最好成绩提高5秒,创造高科技泳衣被禁后首项长池女子世界纪录,横扫亚运会、世锦赛和奥运会,成为中国泳史最年轻大满贯。但BBC主持人克莱尔-波丁却一脸狐疑地认为叶诗文“问题重重”。这个看起来并不强壮的中国姑娘,怎么会比男子奥运冠军游得还快?今天奥组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质疑奥组委反兴奋剂主席说为什么不对叶诗文进行更为深度的调查?而美国游泳教练协会执行官则更直白地表达说:叶诗文破纪录很可疑!
  
  此事在互联网上引发讨论狂潮,一些观众力挺克莱尔及英国媒体,称其暗示或质疑“叶作弊”,有胆识和媒体担当;但另有一批观众则怒斥克莱尔和西方某些人戴有色眼镜贬低中国游泳选手所取得的成就,是别有用心,甚至有部分人呼吁克莱尔应因此而辞职。国内网友和舆论更是群情激愤,喊打喊杀说什么的都有,一时之间,叶诗文的成绩,被人为地蒙上了一层阴影。
  
  克莱尔的狐疑、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的质疑以及美国游泳教练协会执行官的直露表达,所表现出的是面对奇迹时的惊讶与不可思议,以及由此引出的疑问。应该承认,这种质疑本身,可以感受出不友好的成份,这里面究竟多少是种族偏见?多少是心理不平衡的嫉妒?有多少是新闻工作者以质疑为天职的本份?这些质疑者,他们不是裁判员,也不是反兴奋剂的官员,更不是奥运会的官方人士,他们的各种明确或不明确的暗示,也并没有对叶诗文的成绩和名誉造成任何实质影响,克莱尔的狐疑,被嘉宾马克-福斯特理性的一段话堵了回去,英国记者的疑问和美国官员的质疑,也在接下来国际奥委会官员的明确表态中得到答案:没理由怀疑叶诗文用禁药。同为“西方媒体”的美国《游泳杂志》网站则更是以“耻辱之极”来回应了同行们并不太友好的“狐疑”。可以说,克莱尔们的“狐疑”,不仅未伤及叶诗文,反而暴露了自己的无知、浅薄与狭隘——所有了解奥运会兴奋剂检测过程的人士都明白,要想逃过那三面都是镜子的取尿间里一次比赛要保留数份尿样的检测程序的监督有多难?任何奖牌获得者被无限放大的监督,基本杜绝了金牌获得者作弊的任何可能性。
  
  叶诗文的清白,并不是拴着太阳也说不清楚的悬案,而是无须由中国人来辩解,清者自清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她能够坦然面对许多质疑,甚至责难,从容面对,表现出超出她年纪的成熟与识大体。而通过这种事情,我们可以看到,同样是外国人,既有克莱尔这样心思诡异的狐疑者,也有乐见中国人取得好成绩或尊重基本规则和规律的马克-福斯特,这种效果,与高速发展中的中国所面对的国际环境,是基本吻和的。我们究意应该以大国心态潇洒地处置这样的小事,以使得更多的误解者在事实面前放弃狐疑,天下归心式地改变看法?不要一遇到质疑,就恼羞成怒,失了基本的方寸,或得理不饶人,小肚鸡肠地把几百年所受的外侮都拿来重温一遍,然后上纲上线地读出什么斗争新动向?那绝对不是真正的强者,而在这一点上,小小的叶诗文给出的答案,颇有强者之气,值得许多人学习。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