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张君当年抢的就是用金砖铺地那家金店

张君当年抢的就是用金砖铺地那家金店

 
  武汉一商家用200公斤价值7千万元的纯黄金金砖“铺”成“金光大道”,引来众多市民“踩金”。这条大道长约7米,由10多个特制玻璃展格组成。商场称铺设“金光大道”是为举办珠宝节造气氛。(据武汉晚报)

  虽然,用玻璃罩罩住的200公斤黄金,比起阿联酋阿布扎比那座用40吨黄金打造的八星酒店,还嫌太小气;比起南京那贴满金箔的“黄金公交车”,还不够动感;比起河南的黄金老子像,还不够庄严肃穆;比起北京奢侈品展览会上的黄金马桶,还不够奢靡;比起日本宾馆价值上亿的黄金浴缸,还不够淫荡;比起每年中秋的黄金月饼,还不够机关算尽;比起富人们消费的黄金酒金箔宴,还不够思维开放。但这并不影响它成为8月6日这一天最轰动的新闻,数以百万计的点击与回复,仿佛就在诉说着黄金无与伦比的视觉吸引力。

  我有一位好友,做策划做到资产达千万级了,他告诉我当下商业炒作的几大密笈,无非是男炒富贵女炒裸;文炒艳照武炒架,任何事情,都往极致上去整,而富贵的最极致表现,就是挥金如土——当一个人用的马桶或夜壶都是黄金做的,他的富贵,还不到了极至吗?而这种金灿灿的诱惑,恰是吸引众多没有见过大体量黄金为何物,看过的黄金都以克论的吊丝们,以此来震撼他们的眼界和见识,达到吸引眼球的目的。

  我回忆他这么多年做的案例,确如他所言,无论是卖房还是卖卫生巾,他的广告,永远离不开的便是女人与黄金,而这两样东西,确实如一把万能钥匙,能轻易打开客户们的钱袋子,让人乐意为他的创意埋单。同行们可以鄙视他的低俗,也可以调侃他的重复,但无法轻视的,却是他的吸金能力。有时甚至不能不佩服他对当下市场买方与卖方的欣赏口味的超强洞察力。用他自己的话,什么狗屁洞察力,不过就是男好色,女好钱。即使不能得,心向往之也好。

  回到武汉这则新闻中来。确实,比起那些将黄金花出去打造各种东西,甚至冒着被偷被挫被切的危险放到房间里的黄金马桶或浴缸,放在大庭广众之下且有防弹玻璃护卫的黄金,无非是换了个保管地点而已,可谓固若金汤且惠而不费地做了广告。人们所谓的去踩黄金,不过是踩踩枪弹不进刀砍不入水火不理硫酸都拿它没办法的几块玻璃。即或谁有幸真的踩到那黄金,料与踩到银铜铁锡铝铅或别的金属没有什么大的区别。何以人们踩在金上面,就有奇异的爽感呢?这是因为在人们心目中,金的位置太高太压抑人了,无怪乎大家要跳上去,沾那么一点富贵之气,其实,这一踩与一拜,距离并不遥远。也许在踩的过程中,隐隐能让人感觉到的,是那求之不得恨恨然的怨怼之气。这就像一个穷人无意中得了一笔横财,硬要将钱装在鞋里,以报其平时的欺压之仇。

  无论被踩还是被拜,对黄金来说都是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在地球上有人类之前,它与其他所有各种金属一样,平等地分布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是人类的到来,使它们的地位发生了变化,由此而分出贵贱来。但人类的认识,就是终极的和最高级的认识吗?恐怕也未必,真正高级的人类,会被一块金属就搞得失了分寸,以为站在一堆价格不菲的金属上,自己也变得价值不菲了?那一块块黄色的金属,是否真值得人们机关算尽或穷凶极恶地不惜杀人放火,制造人间各种悲剧。无论引下何种灾祸,黄金本身是冷静而无辜的,真正不淡定的,是人们的爱财之心。

  据武汉网友报料:当年恶魔张君干下的黄金大劫案,其实就是在这家作秀的金店。对于黄金的诱惑作用,照说他们的认识本应该比别人的理解更深一些,而也许正因为如此,于是就有了今天的“金光大道”。而在网上,有很多人已半真半假地在讨论着,如何在今晚将它们带回家。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