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邵阳纵火案:对世袭的迷恋可以让人那么疯狂

邵阳纵火案:对世袭的迷恋可以让人那么疯狂

8月27日上午10时5分,邵阳市自来水公司清泉大厦6楼会议室发生纵火案,当场造成3人死亡,4人烧伤。据初步调查,纵火者是邵阳市自来水公司一名内退女职工,名叫石燕飞,她有两个儿子,其中一个儿子已经安排在该公司工作,另外一个儿子工作没有得到安排;对此,该名女职工心存不满,于8月27日上午10时5分冲入该公司会议室,对正在开会的公司党委班子成员泼洒汽油并点火。(据人民网)

和网上其他同类事件一样,消息甫一发出,各种评说甚嚣尘上:说纵火者被逼无奈是奋起反抗者有之;说被烧死者死得无辜值得同情者有之;恐惧事态险恶担心今后打火机和汽油都要实名制者有之;呼吁尽快公布内情和做案动机者有之。而所有言论中,最不应该出现,但捧场者众多的是:石燕飞是“民间英雄”,而论据就是她烧死的都是“管理者”。

以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这种图一时口快的言论,其实是站不住脚的。因为石燕飞本人的行为,并非是一个铁肩担道义的侠士,更不是一个被逼得无路可走的可怜者,而是一个为了个人无限膨胀的私利,而不惜铤而走险的人。她自己未到退休年纪,就享受内退的待遇,一个儿子也“世袭”到了本单位上班,而她,是为了另一个儿子的“接班”未解决的情况下,愤而投出了燃烧瓶,将自己和其他几个家庭,陷入到一个万劫不复境地。这是一个用正常逻辑无法形容的人——再怎么牛叉的工作,能比他们和自己的生命更重要的么?这样极端私欲膨胀的人,在这个社会,其实不少见,很多单位都会有,一旦其无理要求得不到满足,一哭二闹三上吊,最终领导缠不过了,就满足其要求。这种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局面,从很大程度上毒化了我们的社会空气,使忠厚老实这些善良品质变成吃亏窝囊的代名词,一个让老实人吃亏的社会,社会风气想好起来都很难。如果说像石燕飞这样的享受了一个儿子“世袭”事业单位的职位还不过瘾,还要另一个儿子“世袭”,不答应就泼汽油喊打喊杀,致多人死伤。这样都还不受到谴责,那么,很多民工兄弟岂不是要背起原子弹跑到街上去坐起?这道理不通啊!

石燕飞不仅不是什么“民间英雄”,甚至连“遭遇不公平待遇的弱者”都不算,她只是一个没有摆正自己心态,以自我为中心,被自己的执念所持,害人害已,犯下了惨烈罪行的罪犯。与为了夺人钱财而爆人头的周克华,没有任何区别。并不能因为他烧死的是“管理者”,就认为他是反对强势的勇士,这种基本逻辑不能乱。这也就是我多年来同情过摊子被抢而误杀城管的小贩;为谋生的三轮被抢而与路政同归于尽的残疾人鸣过不平;为砂场被抢而怒背炸弹冲进千万富翁家的农民落泪;为自卫而杀死施暴者的邓玉娇著文呐喊,但对石燕飞,我不同情!因为她为过分的私利所杀的人,没有一个犯得着死罪;退一万步说,即或真有什么罪行,她也没有资格执行。

预设所有的“管理者”都是坏人,而且杀之不足惜,是一种病态的社会情绪,这虽然只是在键盘上匿名发出几句话,但也足以混淆是非观和价值观,对社会的稳定是不利的,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这种病态价值观的牺牲品,当年成都7.5公交车纵火案,就是一个恶例,几十条生命,为一个对社会不满意的灵魂殉了葬,这教训不可谓不深刻。但与此同时,“管理者们”也应该有所反思,民众的情绪中,有多少是情况不明的误会?有多少是哀莫大于心死的偏见?还有多少是以偏概全的的偏执?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将困扰社会的进步与和谐。强势者与弱势者“傲慢与偏见”所演出的悲剧,在不短的时间里还会出现在我们的社会中,而如果不正视它的话,还将惹出更大的祸患。 



推荐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