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清华贪腐局长与浙江“公益哥”的价值观PK

清华贪腐局长与浙江“公益哥”的价值观PK

 
  从科员到“副局长”升迁时间不到两年,头顶多个“杰出青年”的耀眼光环,年仅32岁的清华硕士毕业生肖明辉,在5亿元的工程招标中大权独揽,收受1611万元的“好处费”,多次为他人谋取不正当经济利益。日前,肖明辉被海南省二中院依法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与这条新闻同登15日各大网站新闻排行榜的,还有另一条新闻:浙江诸暨的“公益哥”何国苗,多年来以个人名义捐助当地教育、医疗、新农村建设等公益慈善活动的总金额已超过1700万元,而他自己却没买一处房子,带着妻儿一道与母亲挤在老家30多平方米的老房子里。这两条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新闻,因为都有一个“一千万”,而被人们有意无意地联系在了一起,两人在当天的新闻榜上,进行了一次有趣的价值观PK。

  两条新闻,都有数以万计的跟帖,对于清华的年轻“高帅富”局长,人们叹其年轻不识江湖险恶吃了“大权独揽”的亏者有之;怨其贪得太多不知道收手者有之;恨其量刑太轻者有之;更深层次地讨论关于制度与人的成长关系者有之。大家对其的价值判断没有太大的出入,虽有少数因其成长不易而哀其不幸,但更多的人,则是一边倒地恨其不争。

  而对于“公益哥”,人们的评价就复杂得多了。赞赏其爱心可嘉者有之;感叹其无私得过分者有之;怀疑其炒作者有之;质疑其“不爱家人”者有之,认为连家人都不爱的慈善,太过于悲情,但不真实。

  相比于清华“高帅富”局长,“公益哥”的争议似乎更多一些,这不怪人们对好人的苛刻,而是因为,许多好人的价值判别标准,已超出了人们的认知范围。比如,按市面上通行的主流价值判别标准,每个人应该爱自己的家人,而爱大致或必须以物质作为衡量标准的,世俗意义的爱,通常可以与送出去的房子的大小车子的豪华度和钻石的大小作为衡量标准的——一个有一千多万资产(或甚至更多)的人,居然不是想着给家人置21套房子买一大屋子的奢侈品,而是拿出去捐助了别人,自已挤住在30平方米的小房里,这也太超出人们的认知范围了。故而,人们觉得蹊跷和不真实。

  这是一个“宁要真小人不要伪君子”的时代,更是相信人心变坏而不愿意相信有美好存在的时代。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在清华副局长与“公益哥”这两条新闻中,有那么大一条价值判断鸿沟——多数人能够明白判别前者的正确与否,却对后者充满了各种悬疑和困惑。这与大家固有的,也许是当下的主流价值观是有直接关系的——在这个物化到亲情与爱都以金钱作为衡量标准的时代,拼命考个好学校混个好文凭谋个好职业捞足大票子弄来巨房豪车美女,然后富贵不问出处地享尽荣华,是可以理解的和值得效仿的。当然,最好不要违反法律,如果违反了,只要不被抓住也行;而努力挣钱,挣到钱之后不用来做声色享乐,而是用来资助别人,以此获得的快乐,则显得不真实,甚至怀疑其动机。这样的价值观,想说没出问题都难。

  十多年前,曾有一次关于知识强弱的争论。有人将能谋到好职赚来大好钱途的专业知识称为强势知识;而将人判断善恶与认识人生价值取向的哲学历史和宗教称为弱势知识。对强势知识大加重视,而对弱势知识轻视之。如今,这种恶果其实越来越明显地体现了出来。而大家对清华副局长与浙江“公益哥”这两条新闻的价值观判断差异,只是这后果非常局部的一部分。人们从骨子里是认同并身体力行地按着清华哥的路子在前进着的,而嘴上却又时常挂着对“公益哥”言不由衷的赞叹,而有时,甚至这半真半幻的褒扬,也是掺杂了水分的。
   



推荐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