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有上访前科的不许去北京?

有上访前科的不许去北京?

  “我叫郭大军,在北京某高校读研,2012年11月,五十多岁的妈妈来北京看我,被查身份证后,由于曾经上访过,被认定再次上访,被甘肃省兰州市公安局带回兰州,劳教一年并拒绝亲属探望。”日前,一条微博引起了网友的共鸣,瞬间被转发了上千次。郭大军通过发微博的方式希望母亲能尽快回家。“只要妈妈平安回来就好,我养着她在北京好好过日子。”

  本条新闻中的郭大军,与一个月前陕西镇安县的青年陈意军救母的微博异曲同工,所不同的是,郭大军的妈妈没有被当成精神病送到精神病院里那么周折含蓄,而是直接送进劳教所,干净利落果断。

  郭大军这条微博之所以受到重磅关注,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在校研究生的母亲来京探访儿子、被查身份证,因为曾经上访过被认定再次上访,送回兰州劳教一年并拒绝亲属探望。而这一系列主题词中,劳教这个话题正好因任建宇被释放而成为重点热词。这确乎是给劳教制度应该被改革,提出了一个鲜活的例子。

  在此事件中,我们能看到劳教一直受人诟病之处:其一,被滥用,很多地方将劳教滥施于各种民事事件中,像土地纠纷之类原本属于可以平等协商的正常经济纠纷,因为有了劳教之类的强制手段,而变成为不平等的强制行为,也因为有了这些行之有效的强力手段撑腰,一些政府工作人员就懒于费口舌再做什么耐心细致的工作。其二、劳教的又一个饱受诟病之处,便是随意性。在不经法院审判的情况下,就可以剥夺人的自由。而这种剥夺,又似乎是可以有条件地松或紧——你如果老实听话任随摆布,就可以以养病之类的理由,放你自由,哪怕没有病历证明之类也行;而如果你不老实听话乱说乱动,或在敏感时期去敏感的地方,哪怕你是去探亲,也有可能被视为敌意行为,于是旧事重提,重新填日子,把你再装回去。这种弹性十足的整人利器,显然是不具备一丁点儿法制精神的。而一旦某条法律法规被民众认定只对自己有约束和整治功效,而没有为他们伸张权力的功力时,他们对此的态度便可想而知。这或许也就是劳教制度多年来一直受到质疑和非议的原因。

  郭大军救母这个个案,因为他的研究生身份而受到关注,可能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公众和舆论的压力,而出现戏剧化的场景——他的母亲重获自由,就如同任建宇在全国公众的关注之下重获自由那样。但这除了为劳教的随意性增加了一个加强版的注脚之外,便再无别的意义。而真正应该关注的,便是这个意义之上的意义——深入反思并彻底改革劳教制度。若非如此,我们不知道,在郭大军后面,下一个救母亲的,又是何人?



  我的腾讯微博:http://1.t.qq.com/zengying

  我的新浪微博:http://weibo.com/sichuanzengying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