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中的N个不可思议

“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中的N个不可思议

 

    2013年6月8日下午5点,高考结束后,湖北钟祥三中高考考点监考老师遭到考生和家长集体围堵,1 个多小时后才在警方护送下离开考点。新京报记者对此事件发生的背景进行了深度调查,从报道中可以看出大量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

 

    第一个不可思议:是钟祥部分高考学生家长喊出的“不让作弊就没法公平”。这种是非观和价值观完全颠倒的口号,何以不烫嘴地吼出来,并成为封堵和追打监考老师的理由?是什么样的环境和氛围,给了他们如此肯定的信念?这值得好好地调查一番。

 

    第二个不可思议:在管理相对要严格一些的“高考”中,异地来监考的老师还没到现场,就收到诸多“网开一面”的请托和“定当重谢”的短信,保密在这里就是一片浮云,这背后,究竟隐瞒着什么?是谁让作弊者们轻易得到各种信息,并“知已知彼”的呢?查清楚这事,有难度,但也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吧?

 

    第三个不可思议:在至少看似警卫森严的高考现场,没收作弊手机的监考老师被动之以老拳,而袭击者何以能进退自如?被抓之后,何以能轻轻巧巧地全身而退?这其中,有多少是枉法的成份?又有多少是息事宁人?这其中暗藏的玄机,令人疑惑。这与当地为维护教育品牌形象,保护“教育招牌”“教育品牌”“教育名牌”,有什么样的因果关系?

 

     第四个不可思议:是在当地居然形成了具有一定规模的作弊“代理”公司,形成进考场窃卷、答题、无线电传输、以及介绍客户和收费等“产供销”一条龙的服务。这种不问“是非”,只问“利益”的生意的存在和盛行,暴露的一是价值观的问题,二则是违法成本与获利不成比例的问题。在人们不将作弊视为羞耻,反将其作为一种谋利工具,而且因此受处罚的人数和力度都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人们做出了自然的向下选择。

 

    第五个不可思议:无论对作弊的当事人,还是作弊公司,以及打人的考生家长,还是被省考试院给予了黄牌警告的考区,其所受罚之轻微,甚至都到了不好意思的地步。自古科场舞弊,都是很严重的刑事犯罪,在古代,甚至会被处以极刑。现在虽不至于要严重得动辄取人性命地展示考场纪律的严酷,但至少不是抓到作弊的人,没收了手机让起再继续考,在考场打人不过“拘留三五天”,而被省考试院亮黄牌的糟糕考场秩序,居然没有人因此受到处理。这对作弊的人们,无疑是一种逆向的鼓励。

 

    五个不可思议,连成这样一条逻辑线——在一个视考试经济为主要竞争力的城市,强烈的重视成绩扭曲到不择手段的地步,并由此催生产业链条,其获取利益的能力与所受处罚成反比,以至造成“作弊正常”“不作弊就吃亏”的公众心理逆差。严重歪曲了是非观和价值观,而一旦歪风压倒正气,那么,出现“作不成弊就围堵和追打监考认真的老师”的场面,甚至比这更丑更恶的场面,一点都不奇怪。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