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老外的战争片为何总把胜利者拍得那么狼狈?

老外的战争片为何总把胜利者拍得那么狼狈?

   看了很多战争电影和电视剧,发现中外战争影响剧有非常多的不同,这些不同,差若云泥,而其中,尤以对胜利者的描绘为最。国产影视剧的胜者,风光无限,快乐兴奋。而国外的影视剧中的胜利者一个个灰嘴土脸,狼狈不堪。这种格局,无论是美剧、英剧、俄剧、日剧或其他国度的剧,表现都很明显。

  以“二次大战”的胜利方美国为例,他们在那场战争中,取得了货真价实的胜利,无论对纳粹德国还是对日本,从战略到战役,都取得了无可争议的胜利,但你看到的胜利者们的影视作品,无论是反映“诺曼底登陆”还是“北非沙漠大战”;无论是“中途岛海战”还是“琉璜岛之役”,这些毫无争议的胜利,在他们的镜头下显示出来的却是伤痛、血泪、鲜血四溅。胜利者们的形象,无一不是衣冠破损血汗浇融狼狈不堪,每一场胜利,都是一刀一枪反复的血肉相搏的结果,没有哪一仗是搂草打兔子哼着小曲就搞定了的。而面对胜利之后尸横遍野的战场,沉默多过了欢呼;后怕多过了庆贺,面对敌人的尸体,反思战争的合理性多过对战争的狂热。有的影视作品,甚至直接展现的就是战胜者回到家乡后长达一生的痛苦和噩梦,这些,有一部分来自于身体的伤残,而另一部分,则来自于战争对他们心灵的杀伤。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从炼狱般的战争归来,他的身心所受的挫伤,是可想而知的。战争其实就是将人变成兽的过程,这个过程本身,便充满了痛苦。惟一差异的是,战争本身有正义性与非正义性,但被战争裹胁其中的个体,却因为要承担“同类相残”的痛苦和被同类所杀的恐怖,其对战争的体验和感受应该是相近的。

  我国古代著名军事家孙子所著的《孙子兵法》,是一本讲怎么打仗的书,但这本书开宗明义,却是反对轻易言战的,它的第一段,明确告诉读者“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战争是影响千百万人生命财产的大事,不可不冷静对待它,这种“知兵非好战”的态度,贯穿于《孙子兵法》的全书中,非不得已,决不言战,因为他知道,胜,也是一件惨烈的事情。

  这种思想,并没有被本国的影视人们接受。在他们的手中,无论是国人之间的内战,还是抵御外侮的抗争,一例是以一种轻漫浅薄的态度对待胜利和胜利者。一场战斗下来,无论将帅还是士兵,都幸福得像是参加了一场盛筵,衣装鲜亮,神彩奕奕。战场上,见不到炸得破碎的尸体,见不到伤者的哭喊惨叫,见不到一个正常人在血雨之后的惊恐,更见不到对同类相残之后的伤悲。这些看似正面的描绘,包括敌人像秋风中的落叶一样弱不禁风,像蒙上眼睛一样的蠢笨枪法,像猪八戒一样的军事素养,像倒楣熊一样的运气。这些,不仅没有衬托出胜者的英勇和胜利的来之不易,反倒让人觉得滑稽。虽然,这样的意淫,也能换来弱智者廉价的掌声和追捧,就如同毒酒在入口的时候似乎也有解渴的功能,但长远来看,就可怕了。

  一位上世纪七十年代参加过越战的前辈对我说:猫耳洞里湿热难耐,蚊虫叮咬,很多战友浑身烂得连裤子都穿不上,平时不打仗时,大家甚至连裤子都没穿。你能想象这样的不雅镜头吗?你能从这种“不雅”中,看出的是士兵的伟大还是猥琐呢?许多人,从猫耳洞出来半年都不敢抬头走路,怕碰头;更不敢轻易出脚往可疑的地面上走,怕遭地雷。有的人的噩梦,一做就是几十年。这些,才是真实的战争。

  刘伯承元帅一生身经百战。但远离战争的他,坚决不看战争电影,他究竟是怕勾起痛苦的往事,还是怕智商受辱,便不得而知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作为一个胜者,他的内心,是被伤得很深的。

  把战争拍得很炫很美很夸张的,是征兵广告,它使不懂世事的年轻人,把战争当成好玩的事情,一遇纠纷,便喊打喊杀,今天“核平”这里,明天“核平”那里;而把战争拍得真实而残酷的,是和平主义者,他们希望人类在真实的灾难面前,保持足够的清醒,并通过和平手段,来处理纠纷。这也许是那些拍“脑残”战争剧的人,应该反思的事情——电影电视,是否真如他们说的,只是娱乐工具?在呼唤世界和平和传播人类和谐相处的理念上,是否就没有必须的义务和担当?

 



推荐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