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爱狗者打厌狗者背后的社会表达焦虑

爱狗者打厌狗者背后的社会表达焦虑


  6月29日,北京积水潭烧伤科医生“烧伤超人阿宝”通过微博表示,因反对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言论,他被两名爱狗女子殴打,致手臂、前胸等处受伤。

  这是继广西某地举办“狗肉节”和大连6岁女孩被藏獒咬死之后在网上引发的爱狗者与厌狗者的又一次争论的升级版本,与在网上声情并茂的争吵不一样,这一次是拳拳到肉的真干,这是又一例从网上的语言论争发展到现实中的拳脚辩论。

  在当下的中国,因为社会发展的多元化,而造就了不同的群体,人们因各自喜好、受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的差异所造就的价值观的不同,对社会上发生的种种事件,总能产生角度不一,甚至完全对立的观点和看法。这是一个多元社会必然的结果,相比而言,整齐划一的整齐倒显得不真实,至少在社会生活这个层面,有看法和兴趣的差异,是再正常不过的。喜欢吃辣椒的人和讨厌吃辣椒的人,喜欢踢足球与厌恶足球的人,喜欢狗与不喜欢狗的人,大家因各自的理由,喜欢着各自的喜欢,厌恶着各自的厌恶,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这些兴趣差异在私域领域,即大家各自在自己的空间之内,喜欢裸体者,在不给别人造成影响的情况下,大可以在自己的空间内乐享自在;而讨厌裸体的人,大可以在自己的空间里,裹成一个粽子。这本是无可争议也无须争议的——没有人会疯狂到呼吁立法要求别人不许在他自己的卧室里裸体,并强制执行。

  但是,我们社会的所有人,绝不是像鲁宾逊那样独自生活在孤岛上,完全独享自在。大家的空间,往往是在重叠与交叉之中。这样,问题就出来了——在相互交叉的空间里,我们如何既保持自己的爱好,又不给别人造成困扰和麻烦。这就需要大家共同协商一个规则,来规范和界定各自的行为——哪些是大家能够相互体谅共同容忍的,哪些是绝不妥协誓死不可接受的。这就是法治最初的出现的理由和一直存在的原因。而如何让自己的喜好为更多人接受,让自己的主张不被别人反对,就成为一件伤脑筋的技术活,折磨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敦促他们去寻找一条如何寻找到尽量求大同存小异的议事原则。有幸找到协商原则和具有理性交涉能力的人建立起来的社会,往往纷争就减弱;反之,则乱象丛生争斗无穷甚至引发惨烈的灾难。不夸张地说,找出合适的解决纷争的办法,是一个社会和谐的根本。

  合适解决纷争的办法,通常应该是理性的表达能力,平和的沟通与交流能力,和彼此能换位思考的妥协能力。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一是学会“听”,捂着耳朵只说不听的人,是无法找到理解决问题的方法的;二则是表达,在听到对方的观点后,如何文明而准确地阐述自己的观点和诉求。没有哪个人,会与用污言秽语狂骂自己的人进行理性沟通的。而这“不听对方观点”和“极端表达”这两者,恰好是当下中国社会观点的表达特色,尤其是在网络上,更加明显。

  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独家完全掌握了真理,而悲哀的是,大家并不明白这个真相,于是,穷尽各种极端语言,想让对方在自己凌厉的言语攻击之下,改变看法,这种想法的幼稚程度,无须用实例来证明,看看当下的各种论坛和微博,以及各种约架,就明白了。

  回到本次爱狗者打人事件,爱狗的一方,如果不那么激动和狂热地认为“爱不爱狗是有没有人性的标志”并将不爱狗的人归结为“非人类”,对其喊打喊杀;而厌狗者不整天把“狗粉”“狗是你爹妈”“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和另一些不宜公开发表的粗话随时挂在嘴边的话,也许事情不会整得这么极端,也不会这么荒唐。而这一切,皆因为大家都有表达的缺陷,以及由此引发的焦虑。

  真正值得探究的,是形成这种表达焦虑的原因。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