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妇产医生贩婴案中家长也有很大责任

妇产医生贩婴案中家长也有很大责任

  7月16日,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来国峰的妻子在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过程中,该院产科副主任张淑侠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放弃对婴儿治疗并交由自己处理。张淑侠涉嫌于7月17日凌晨以2.16万元将这名男婴卖掉,而孩子在三次跨省倒手之后,售价已变为7万左右。据最新消息,此事件并非孤例,张淑侠的初中同桌杨焕敏,与其关系非常好,两家还有亲戚关系,杨焕敏的儿媳王艳艳去年怀上了双胞胎,也被其谎称“孩子有问题”而被骗走。目前,已有多起类似案件报案,警方正在调查核实中。

  这是媒体报道的各类贩婴案中最“新鲜”的案例,相比于惯常的那些用糖诱拐,飞车抢夺,扮保姆偷,或干脆自己亲自生来卖的案例,这起案例最可恨之处,就在于它是由妇产科医生捏造事实欺骗婴儿家人,诱使其放弃娃娃,交由自己贩卖。对于不懂医术的患者来说,医生的话无异于圣旨,但是,这种神圣的信任被打破了,张淑侠虽然是一个个案,却让整个业界蒙羞,让那些本可以轻易将孩子交由医生洗浴和护理的家长们,从此蒙上一层心理阴影。

  张淑侠之所以能顺利得手,有以下几个重要原因,其一,是她利用了患者对她的信任;其二,则是患者对骨肉的轻漫态度,仅凭一个医生的一个可疑的医学报告,便轻易放弃了自己的孩子,甚至连带他到另一家医院去为其求治的丁点愿望也没有,如果他们心中哪怕对孩子有点滴的留恋,只须再找一家医院核实一下,那位无良医生再高的骗术,也就不攻自破了。但他们没有这么干,只听几句风言风语,就丢弃了孩子,如丢弃一只流浪狗。神马不离不弃,神马生命尊严,神马血肉亲情,都是浮云。


  以上两个原因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即当下我们的社会,在孩子从手术台到上户口这一段路程的安全保护问题还是一个空白,有太多的偶发原因,使那些刚脱离母体的脆弱生命面临不可知的危险,他们的存活几率和生存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父母及亲人的认知能力。而在这个环节中,来自社会和法律的保障环节和措施还太薄弱,这个问题,如果没遇到特别的情况,倒也还不是特别明显,但一旦遇上像张淑侠这样的无良医生,几句谎言,一个轻易可改的诊断证明,就可铸成大错。

  由于存在较大的需求空间,各种各样的拐卖儿童事件层次不穷,相关部门也不断出击打掉了一些团伙并抓获了一些犯罪分子,但因为利益的驱动,仍有一些人怀着侥幸的心理铤而走险。陕西富平这个案子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一个邪欲熏心丢失了医德和良知的医生,一个医学和亲情意识淡薄的家长,一个漏洞百出的新生儿管理制度,共同努力,促成了这场人间惨剧的发生。幸运的事,此事最终败露,孩子回到了父母的身边,但谁又能说得清,那些没有被发现和揭露的孩子,他们的家庭和命运是怎么样?

  近来,包括两岁婴儿因为车位在街头被摔死,少女送孕妇回家结果被其害死等一系列新闻事件,不断冲击并下探良知的底线。医生捏造并修改病例骗拐婴儿案表面及背后的东西,无疑使饱受伤害的社会良知雪上加霜。究竟是什么,使责任、善良、守法、宽容与爱一再被遮蔽?我们每一个人,是否已到了必须扪心检讨的时候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