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指责性侵受害者家属的官员错在哪?

指责性侵受害者家属的官员错在哪?


  日前一篇有关6名女童遭教师性侵案的调查报道援引江西瑞昌市副市长蒋贤智对受害者家长的话说,“如果是我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我就不声不响带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去治病,不会向政府要一分钱”。此言引发巨大争议。11日,蒋贤智承认说过类似的话,但强调有前因后果和特定情境。(据《新民周刊》)

  媒体报道的这位副市长的话,是否算是断章取义呢?舆论的愤怒,是否是建立在有缺陷的信息基础上呢?就让我们循着报道的脉络,来把此事的前因后果理理清楚。

  2012年9月至2013年5月间,江西省瑞昌市发生多起教师猥亵女童案,涉事的62岁教师陶表功以批改作业或让学生背书为名,在上自习时多次将班上7名女学生叫到教室后排或休息的房间进行猥亵。目前有6名女童被诊断患有尖锐湿疣,正在医院接受治疗。这是何等何等恶劣的罪行?这也是何等悲哀的故事?在全国屡屡出现针对未成年人性侵事件,舆论喊打喊杀风声正紧的时候,出这等恶劣的事件,确实是令人要砸电脑的。

  我们也看到,事发生,作为主管领导,蒋贤智副市长在不同的场合向媒体表达了以下的意思:“除了校长受到处分外,九源乡中心学校校长及副校长均被免职。对于受害家庭,我们非常同情;对于犯罪嫌疑人,我们非常气愤!”这本是最标准化的回答记者的方式,在通用的语境之下,它很官方也很套路,虽然没什么个性特征,但中轨中矩,不招灾不惹祸。如果仅此而已,这条新闻的热度和烈度,也就到此为止了。很多新闻,都是沿着这种轨迹,由喧闹,走向沉静的。

  但不知什么原因,蒋副市长并没有将稳妥进行到底,她终于说出了那段著名的话,细细分析这连标点在内也仅有50个字的一段话,从中间可以读出几层意思:一、是埋怨受害人家属不应该找政府追责;二、是认为受害人家属不“安静”;三、暗示受害者家属“贪钱”。这三层意思,无不不包含着推缷责任的急迫,不懂民情的傲慢和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冷漠。字字冰冷,句句伤人——孩子在学校读书被侵害,家长们找政府请求解决甚至赔偿,显然没有找错了对象;孩子们身心受到伤害,需要钱进行医治,也看不出什么贪婪与无理取闹;自家孩子受了侮辱和伤害,家长们情绪激动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是将孩子视若宝贝的人们的正常反应。不久前美国德州一位23岁的父亲将性侵女儿的男子乱拳打死,陪审团宣告其无罪。而我们的受害孩子们,都还没来得及喊打喊杀,官员们就已开始责怪他们没有“不声不响”,这种指责,是何其的冷血和过分。

  不管在什么样的语境下,这种宣扬受害者应该忍气吞声悄然躲开,指责受害者不闭嘴的言语都是违背人伦底线的。因此,人们对蒋副市长的批评,还真不应该简单地往仇官仇富之类的方向上去靠。不管是官还是民,这种观念本身,都是有问题的。而人们之所以对持这种言论的官员批评得更凶猛,原因是他们居位显要,责任重大,对事情的处理,有更大的裁量权,稍有闪失,便会造成可怕的后果。

  人们反感遇事不表态说空话套话的官员,但更反感遇事不过脑,将击穿底线的“雷语”当个性语言的官员。希望经此一事之后,包括蒋副市长在内的“个性官员”,加强学习,汲取教训,既要不畏惧说个性化的语言,同时也知道话语的底线在哪里?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