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微型小说:兔子没有炸药包

微型小说:兔子没有炸药包


  谈判第十次进入僵持阶段,王小明感觉自己的耐心已像放进烤箱的冰块一样融化并蒸发成了水份。他知道,如果事情再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他立了军令状的折迁进度便要受到影响,而后果是什么,他也是心知肚明的,业内广泛流传的“对拆迁户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这句话可不只是说着玩的。
  如果按迟交地一天损失1万元算,他面前坐着的这个小个子男人已给他造成了5万元的损失,而这个数字随着今天这次谈判的结束,还将以不可知的方式扩散和膨胀,因此,他在心中暗暗鼓足了劲,要把这一次谈判作为最后一次。
  和以往遇到的钉子户又吵又闹又念报纸又背物权法的声势不同,今天这个钉子户仿佛一颗钉子般沉默而执著地钉在那里,嘴巴仿佛被封住了一般,王小明记得,十次的谈判,他总共说了不过500个字,大意基本相近:如果自建的那间房不算补偿面积,就坚决不搬。
  这本来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也应该是最好打发的,这最好打发的一件事,也应该是最好打发的,这最好打发的一件事,在王小明这个老拆迁手中成为“牛钉”,确实让他感到是职业生涯的一种耻辱。
  按规定:私自搭建的房子属违法建筑,不在赔付之列。不用费太大的劲,甚至不需动用司法手段,只须一纸拆违通知单,然后一抬挖掘机,5分钟,打完收工。
  他的手下,无数次以周星星的语调,向他提建议。
  但他犹豫的是,那一半违建,与合法拥有的20平米房子经过多年的融合,已牢不可分地粘在了一起,这使得它比普通的违建就多了许多难度。而且,违建修于30年前房主落实私房政策时期,它被房主天然地认为物业了。一家三代挤住在一起,已显得紧巴了,如果按一半补偿,以他一家的经济状况,在原址甚至三环以外的郊区,连那紧巴的居住状态也保持不住。
  这是房主仅有的,也是惟一的理由。
  而这,让王小明不忍心拿出对付那些喊打喊杀的拆迁户的手段对付他们,从而使之成为最后一户。
  如果答应他的请求,上面肯定不答应。后果便是他的拆迁利润受到直接影响。而且传出去之后,原本已经摆平的拆迁户们又会不平起来。
  如果不应答,那么就要动用非常手段。而非常手段的后果是难以预料的,如果惹出麻烦来,摆平有关部门和媒体也决不是不花成本的。
  在两难之间,他实在难以做决策。
  办公室里的空气像一团滚烫的棉花,堵得人喘不过气来。
  这时,他的手机短信突然响起来,发件人是朋友老安,他总是把一些自己觉得还好玩的黄段子和笑语发给王小明,说让他放松一下神经。
  今天,老安发的不是黄段子,而是一则小 笑话 :狼追兔,兔逃,连追两小时。狼崩溃骂道:一场赛跑你用得着这么卖命吗?兔子叹道:比赛结果,对你来说不过是一顿午餐,而对我来说却是一条命啊!
  王小明看了这个 笑话 ,没笑。他的正前方,那个眼神绝望的钉子户,让突然有一种冷汗淋淋的感觉。
  这天夜里,那张绝望的脸进入他的梦中,成为一只兔子,兔子身上绑满炸药包,冲到他的办公室,将他紧紧抱住,按下引爆钮……
  他一声惨叫从梦中惊醒过来,浑身凉得像刚从冰箱中取出的鱼。他开始踟踌:是不是可以对那个钉子户适当作些让步,也许真如那个 笑话 说的那样,对他来说也许是一些利润的损失,但对那个小个子男人,也许真就是一条命。
  这个想法刚一冒头,便被另一个声音如榔头砸钉子一样敲了回去:闯荡江湖几十年,居然被一条短信和一个梦就吓软了,真就是一个 笑话 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背炸药包的兔子啊?
  这时,他也觉得自己像一个言情剧的编剧,而不是拆迁公司经理,有点滑稽。
  第二天一大早,他决定带人对那小个子进行真正的最后对话,他要以最强硬的态度,将一切钉子砸平下去。他不相信梦里的事会发生!
  当他走进钉子户的家门,准备下最后通牒的时候,一桶汽油从天而降,一个弱小的身影猛扑过来,紧紧将他箍住,并点亮了手中的打火机……
  和梦境确实不同,兔子身上没有炸药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