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学生堕胎免费是纵容还是人文关怀?

学生堕胎免费是纵容还是人文关怀?


  北京市人大代表、律师卫爱民调查发现,学生做人流越来越常见,尤其是寒暑假过后,往往会出现一个“小高峰”。而不少学生出于“害羞”、“怕家长知道”、“手头不宽裕”等原因,不去正规医院就医,给身心带来严重影响。他因此建议:“公立医院实行学生堕胎免费制,或象征性收取小额治疗费。”(11月25日《北京晨报》)
  这条新闻因其强大的争议性毫无悬念地成为当日的新闻热点。觉得这位代表为博眼球强出雷语者有之;认为其不务正业把关注焦点整偏者有之;觉得他滥施同情纵容早恋者有之;也有人觉得此举如果实施,会起到保护青少年健康的作用。
  这个建议,与此前某些人大代表提出“给吸毒者提供针头”,“给女儿书包里放避孕套”之类建议一样,确实对我们现行的社会价值观,具有强大的冲击作用。反对者的理由,是应该从根子上制止包括吸毒或青少年早恋早孕行为,这应该是一个理想化的高标;而支持者则认为,在客观现实一时无法根绝某此社会现象的情况下,为这些越雷池者提供安全的设施,至少可以保证他们不会在犯错的路上,不断升级,进而对社会和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在他们看来,这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低标——在无法彻底根治青少年早恋的情况下,至少可以让伤害面积,减小一些。
  应该说,两种观点都有其道理,但同时也有其局限。持高标者所主张的让所有负面现象远离社会,是一个美好但遥远的理想,需要不短的时间去实现。而对这些负面现象进行围堵和清剿,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根绝的。在很多年前,我国曾经实行过最严厉的“人流”管理,那时,做人流手术,不仅需要结婚证,还需要单位证明。这样近乎于恐怖的道德整肃措施,都没有完全阻止少男少女们爱情花儿的盛开,反而导致了一些人因为怀孕而走上轻生或黑手术台的命运。许多悲剧,由此而生。此可以证明,完全的严堵,并不是彻底根绝的办法。
  而对青少年实行人流免费或减费,是在承认无奈现实的基础上的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防护手段”,客观上可能会使涉世未深惹出麻烦的熊孩子们可以受到一定的保护。但保护的界限又在哪呢?孩子们会不会因为解决麻烦越来越简单,而更加放纵自己?这样的结果,会不会造成抱薪救火的场面,原本是为了救护孩子的行为,反而推动了孩子们向大人们不愿意看到的方向进一步迈进?
  确实,在纵容与人文关怀之间,确实有一个难以把握的度。而这个度如果把握不好,就会出现乱套的场面,起好心,却办了坏事。行文到此,不由得让我想起今天的另一条热点新闻,与这条新闻也有异曲同工之处——深圳福利中心近期透露,将在明年年初建起深圳第一个弃婴岛。所谓弃婴岛,是效仿发达国家的做法,为弃婴提供室内庇护场所,设置有保温箱、排气扇、被褥,保持适宜的温度、湿度和充足的氧气,来者只需要在离开前按一个延时按键,几分钟后就会有人来将孩子送到福利中心。
  这又是一个在纵容和关怀的钢丝上走着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迈向初衷的反面,因此,在取舍之间,一定要三思,一项措施的出台,可不能像网络上的段子,有语不惊人的效果就够了,还需要对社会良俗,有真正推进的作用。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