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各大卫视血拼喜剧拼得出真正的喜剧王吗?

各大卫视血拼喜剧拼得出真正的喜剧王吗?

  
  今年10月,全国各卫视台集中推广明年电视节目资源时,一下子冒出约20档喜剧搞笑节目,名为《喜剧王》、《喜剧之王》的就有三四档,而江西卫视当时表示,全台2014年都将主打喜剧类节目,有七八档与此相关;黑龙江卫视提出“将喜剧进行到底”的口号,声称将推出10档喜剧类节目。(12月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

  遍翻电视遥控版,你会发现,各大卫视最大的特色,就是没有任何特色。你敢搞个亮灯征婚,我就敢搞个灭灯相亲;你敢搞个转椅子唱歌,我就敢搞一堆转沙发或别的什么坐骑唱歌;你敢搞个明星掉下水,我就敢搞无数个明星穿比基一起下水;你敢搞个跑转盘挣奖金,我就敢搞个跳滚桶或飞橡皮艇。总之一句话,哪里人多往哪凑,直到把那类节目搞得观众一听名字就满地找胃,就算成功了。这不,爸爸和宝宝还没有退潮,喜剧又来了,而且,个个都是王。

  按常理,“王”都不应该是自己封的,这些卫视喜剧之王们,敢于这么自封,可见其是有幽默感的。因此,我们对这些节目是否能名符其实地为我们提供“喜剧”,让我们在疲于奔命的生活之余,找点小小的轻松逃出孔,以缓解紧张和疲惫的心理,是可以抱以一点期待的。但鉴于此前已挂了的相声和只有半条命的小品的命运,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些节目的编导和制作者们一个常识——幽默从来都不是一件力气活,喜剧,自古以来都是智慧的产物,都是直面社会和人生,有基本诚意的一种艺术方式。

  按照经典的解释,喜剧,是戏剧的一种类型,大众一般解作笑剧或笑片,以夸张的手法、巧妙的结构、诙谐的台词及对喜剧性格的刻画,从而引人对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对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基于描写对象和手法的不同,可分为讽刺喜剧、抒情喜剧、荒诞喜剧和闹剧等样式。内容可为带有讽刺及政治机智或才智的社会批判,或为纯粹的闹剧或滑稽剧。而由喜剧引发的笑,也大致可以分为观众为情节所打动,被带入剧情会心地笑;被拙劣的情节硬胳肢出来的笑;有带着眼泪发自心底的笑,也有鼻齿俱冷的嘲笑。这些笑,既有针对节目内主人公及其举止的,也有针对编导者的的愚笨与低智商的。即将到来的喜剧狂潮里,我们收获最多的,将是哪一种笑容呢?

  近年来,娱乐业格外热闹,国外同行能够想到的任何点子,我们在第一时间内就能山寨或版权合作过来,将它模仿得惟妙惟肖,赚个盆满钵满。但这并不包括喜剧,特别是具有讽刺意味的喜剧。虽然我们已有了票房过十亿的喜剧电影,但大家在热闹过后再仔细回想得起来的细节、台词或桥段,可谓微乎其微。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泡沫式的耍宝与搞怪,如早期好莱坞默片中永远不缺的扔奶油蛋糕一样,只能让观众皮笑,而无法让观众的心笑。所以,人们记得下的东西,就不多了。这也是当下中国所有与笑有关的艺术形式面对的共同问题,讽刺似乎已成为一种只能伤及自己的艺术,相声除了拿台上的演员及其二大爷开涮,就再无别的可说;小品已远离社会喜怒,变成家长里短的絮叨;赵本山们当年赖以成名的陪村长扯蛋的勇气和胆量,都拿来对付残疾人和老实人去了。喜剧,如同被取掉了刺的刺猬,直接变成了圆不溜瞅的肉丸子,在温柔甜腻中,隔靴挠痒。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希望卫视喜剧王们,多来点接地气和有智商的节目,让观众发自内心地笑,而不要像某些神剧那样,拍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们体会智商优越感。既然挂了喜剧的名头,咱就要对得起那俩字。别的事情讽刺不了,咱至少捡公款吃喝铺张浪费练练手;大的官员或干部不好说,咱至少要批评批评村长科长之类。总之,一句话,别把喜剧搞成耍宝,更不要老是整些两口子练拥抱或拿残疾人开心的节目。咱们社会中虽然正能量越来越多,但还没有正到找不到讽刺对象的地步。而缺少了讽刺的喜剧,会不会像太监一样,虽然只少了那么一点点东西,但味道完全变了样?

  既然敢揽上“王”这瓷器活,多少还是要拿出些诚意和真功夫来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