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弃婴岛不应该以这样的姿势消失

弃婴岛不应该以这样的姿势消失


  据广州市民政局网站消息,从3月16日起,广州市福利院“婴儿安全岛”暂停试点。该试点自2014年1月28日启动以来,五十多天共接收弃婴262名,该福利院称接收弃婴的能力远超过预期达到极限。试点期间接收的弃婴中,男性148人,女性114人;年龄1岁以下的175人,占67%。经初步检查,接收的弃婴全部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占前三位的是脑性瘫痪(110例)、唐氏综合症(先天愚型,39例)、先天性心脏病(32例)。
  这无疑为当初担心“设立婴儿安全岛会鼓励遗弃婴儿行为”的人们提供了具体而令人震惊的论据。确实,这个数据太令人揪心了,平均每天5至6个弃婴,这是什么样的节奏?这对原本就薄弱的儿童福利保障机构,无疑是一次潮涌式的冲击。广州市社会福利院的发言人也因此一再强调“试点”的概念,“试验”嘛,就得允许有各种可能性,而因为冲击太猛无法承受,选择用一种“不知什么时候再重开”的“暂停”,也似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多少让当初为此举叫好,并盛赞其作为“制度脐带”的人们有些失望感。毕竟,这距离“两会”期间列席全国人大会议的民政部部长李立国发出肯定此举的表态不到一个星期。3月9日,他说:“建立弃婴安全岛是民政部对儿童福利工作进行的一个勇敢的改革尝试,是利大于弊的”。

  广州市福利院方面也意识到这种决定的舆论风险,因此,在宣布“暂停”的决定时,着重做了两方面的舆论准备。其一是强调取得试点的成果和心得——他们认为试点工作已初步取得了较为丰富的试点经验,达到了开展试点工作的目的,目前更需要的是对试点工作经验进行认真总结,并向上级部门反馈试点工作的意见和建议。其二,则是强调困难,认为福利院居室及床位已经饱和。并列出数据说明该院长期超负荷运作,导致医疗、护理、康复、特殊教育、后勤保障等工作已不堪重负。明眼人从中可以看出,字面背后的意思便是:“我们并取得了成果,并已尽力了,到此为止吧!”

  广州庞大的人口基数以及外来人口数量,确实带来了一个令人惊叹的数据。但这个非常态的特殊数据,很难说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意义。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五十多天以来收到的262名被弃的病残婴儿,不是因为弃婴岛的设置而涌现出来的,而是他们原本就在,只是没有显性地聚集起来而已。与之相对应的是二百多个绝望的家庭,这些默默悲伤着的人们,在隐性的状态下,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也是很难以想象的。而弃婴岛的存在,使弃婴存活率达到91%,这无疑是值得肯定和欣慰的,这与广州社会福利院的相关人员的努力和辛劳是分不开的。而它的“暂停”,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而如果这特殊情况下产生的非常态数据,成为影响甚至决定其他一些城市建设和发展“婴儿安全岛”因素,就更加可怕了。因此,不可低估广州“婴儿安全岛”的反面示范意义。

  我们可以设想很多种方式,看着完成历史使命的“弃婴岛”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成为一个历史名词——我们可以想象随着儿童福利保障制度的健全,重大疾病、重度残疾儿童救助及其家庭扶助体系的建立,从根源上减少弃婴行为的实现;优生优育、婚检和产检的意识和技术的进一步提高;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打击恶意弃婴行为的进一点完善;儿童福利机构建设的软硬件建设水平提升且不断推高“极限”;“婴儿安全岛”逐渐由一个弃婴的场所,变成为一个病困婴儿救护场所……

  以上诸种方式,都可以成为让“弃婴岛”消失的方法,而所有方式中,最令人不可接受和不爽的,便是口喊着暧昧的“暂停”,却落荒而逃式的戛然而止。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