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想过情人节的民工(小小说)

想过情人节的民工(小小说)


       农历七月初七这天大早,民工生富心里就像猫抓了似的一阵一阵地发痒。报上说今天是中国情人节,他觉得今天无论如何要去见见快两个月没见面的妻子春花。他们结婚一年了,呆在一起的时间总共加起来不到15天,其余的大多数时间,他们都是靠想象对方过日子。

       其实,春花打工的地方隔得并不远,都在一个开发区里,走路要不了20分钟。但生富却觉得这距离比隔着牛郎织女的天河也近不到哪里去。因为生富厂里休假的日期跟春花厂里的休假日期不同,加之为了赶工无休止地加班,使得他俩像太阳和月亮一样,老没个照面的时候。生富下定决心,在今天晚上自己给自己搭一回鹊桥。

        时间的脚好像被谁打瘸了,走得又慢又沉重。好不容易挨到下班的钟响,生富飞也似地跑进浴室,胡乱洗了个澡,并厚着脸皮挤了明娃几滴摩丝涂在脑壳上,然后换上当新郎官时穿的衬衣,以逃跑的速度奔出了厂门。因为他要赶在广播里播加班信息之前,躲得远远的。和他想法一样的工友似乎还有很多,大伙似乎都看了报纸,并且认同了中国情人节这种说法,纷纷换上干净的衣服,向自己心目中的情人奔去。

        春花的运气显然没他好,直到天快黑的时候也没出现在厂门口。看来,厂子的老板并不认同这个节日,因此,关上厂门,照常加班。

        如果换上往日,生富至多狠狠地将脚下的一堆烟头踢飞,在心里骂上几句也就算了,跑到小卖部喝上二两酒看一会儿电视,晕晕乎乎回宿舍往床上一扎,拉开被子又是一个天亮。可今天却不同,生富一定要等下去,直等到天亮也要等下去。比起天河两边的牛郎和织女来,工厂围墙那边的妻子毕竟要近些。

        车间里的灯火终于熄了,人声嘈杂了数分钟之后,很快归于沉寂。生富在小卖部给妻子的工友小兰打了电话,请她转告,自己在厂门后面等她。小兰有些不耐烦,但终于还是转告了。

        生富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到后门,翻墙而入,看见妻子已站在大草坪上,远远的还看见有和他一样的另一个人影,正在向远处的女人奔去。

        妻刚洗了澡,头发湿湿的,有一种好闻的香味。他把她拥在怀里,眼泪一下子流了下来,说:咱们回老家种地吧!至少每晚我能看到你。要么,给你买个手机,至少我每天可以听听你的声音。只要一分钟就成,一分钟咱消费得起……

        妻说:别想这些不现实的,好好挣钱,别乱花。等攒够了做小生意的本钱,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生富觉得这事是扯不清的,于是不再浪费时间。他把妻子搂在怀里,鼻子里都是一股令他疯狂的气息,这气息催着他把妻子抱得紧紧的,紧紧的……

        这时,远处狗声大作,妻子推开他,让他快走,保安队来了。厂子最近常丢东西,被抓住可说不清。

        生富于是就跑,但最终没跑过狗。

        在保安室,春花一遍又一遍求情。说生富是自己的老公,只是来看看自己。

        来看老婆就可以翻墙么?根据厂规,翻墙进入厂区的,罚款200元!

        保安队长是个很讲原则的人,死活要按厂规办事。如不然,就要报告厂长。这让春花害怕了,赶紧应承着答应了。两人掏空口袋,凑了184元钱。保安队长看实在没有了,也就优惠16元钱把他给放了。

        回到宿舍,生富很郁闷。邻床的小四问:见到嫂子了?玩高兴了?

        高兴个鬼,翻墙被人罚了184元!

        那岂不比耍小姐还贵?

        是啊!可那是我老婆啊!我还没怎么着,就花了184元啊!

        你知足吧,你还想怎么着呢!咱们车间的二秃子,上星期去他老婆宿舍里睡被抓住了,厂方说他违犯了“严禁男女混睡”的厂规,罚款300,他老婆还被开除了。比起他,你幸运多了!

        黑暗中,小四听到生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看来,他并没有因为比二秃子幸运而有半分的高兴……


旧作一篇,选自《中国微经典:小幸福》,原名《七夕》,此文根据多年前采访的一件真实事件改编。多年后,经过各方的努力,许多工厂中的外来工的夫妻居住问题得到了较大的改观。作为一段历史痕迹,暂记录于此。
想过情人节的民工(小小说)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