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是什么让开学第一天变得如此悲伤?

是什么让开学第一天变得如此悲伤?

 

  昨天是开学第一天,这本是漫长暑假结束,孩子们返校开始新学期学习的日子,是重新见到老师和同学的开学日子。但这一天最热的新闻,却是两个孩子因为返校读书受阻,而酿成多人死伤的悲伤惨剧。


  这两个孩子中,第一个是湖北十堰市人陈严富的女儿,初步信息显示,陈是因为“女儿暑期作业没有完成,学校不让其报名。怀恨在心,以给女儿报名的名义进入学校作案,造成多人死伤,他自己也跳楼自杀的惨剧。”另一个孩子则是江西初二学生邓伟强,因为无法在父母打工的温州上初三,返回老家上饶,但在择校问题上起了纠纷,具体原因,有说是因为交不出2000元的择校费,有说是因为在具体选择哪个学校的问题上与父亲意见不合而争吵……


  这两起发生地相距近千公里的悲剧,都是由入学问题引起的。前者因为孩子的暑假作业未完成,这种事情对贪玩的熊孩子也许是一种常态——交不出暑假作业的熊孩子多了去了,而由此可以引发血案的话,还不知道会杀多少人在那里摆起。是家长与老师双方在沟通上出现了问题?还是言语上产生了什么误会?抑或孩子的父亲有什么不可刺激的毛病或遇到众多烦事缠身,必欲以最极端的方式表达出来?这里面必然有什么原因,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来给出答案。


  而另一出悲剧,则更是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一个花季少男,无论是因为网上传闻的借读费问题还是有关方面否认借读费后指出的父子因借读哪所学校而意见不合起的争执,都不足以以一条青春的生命作为代价来平息。这其中,究竟又有什么样的细节?那孩子临死前冲着众人喊出的“我恨你们,恨所有人!”与陈严富在学校里对所有无论认识还是不认识的小孩子进行无差别砍杀,几乎是如出一辙,这背后隐藏的,是一种无差别的恨;一种无以宣泄却又不能不宣泄的自毁与毁人状态。这种状态,在国内一些造成群死群伤的无明确对象报复事件中,有着惊人的相同性。无论是公交车上放火,还是校园门口砍杀无辜孩子,支配其行为的,无一不是那种无以宣泄的“我恨你们,恨所有人”的情绪。而这事情的源头,也许无非就是孩子作业未完成,老师吓吓她;也许是在择校意见分歧时,多留几分钟听听对方怎么说,或给对方说的机会。但遗憾的是,人们连死都不怕,却怕等待别人给自己一个解释。


  形成悲剧主人公们这种脆弱如玻璃,一触即碎的理性的原因,既与某些地区教育资源不均衡的大环境有关,也与一些教育机构在处置教育资源不均衡问题上的简单粗暴有关,还与我们的教育在爱与宽容,理性思考能力的培养,以及对人生视野的拓展度不够有关;也与许多人在社会中学习和体会不到爱的温暖和恨的可怖,一味只认实际的利益,我字当头,唯我独尊,一旦自身利益稍受挫折,便启动自毁和毁人程序成为一颗害人害已的人肉炸弹。


  当然,大家在平常心的状态下,很难理解在极端状态下人的思维方式,更无法以常态的思维,去理解非常态下的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悲剧从来不缺货,但问题是,悲剧的形成,可不可以不那么轻易和草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