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人们为什么讨厌校长“阅兵”?

人们为什么讨厌校长“阅兵”?

 
  9月19日,安徽一学院6000多名新生齐聚体育场,列成方阵接受校领导“阅兵”。该学院官方称此次活动为“阅兵仪式”,学院院长石秀和检阅新生的车为一辆黑色奥迪敞篷车,车上安装了话筒,并标明“阅兵车”字样。石秀和矗立车内,双手拄车顶,阅兵车在队列前通过,身着军装的教官敬以军礼。(9月22日《法制晚报》) 
 
  通过该学院官方网站正式发布出来的这条消息是完全正面的语气和腔调,却出乎发布者的预料,收获了无数的唾沫和砖头,成为一条不折不扣的负面信息,并引来如潮的质疑、批评甚至叫骂之声。这显然是有违策划者初衷的,当然,如果他们认为网络时代的品牌推广就是哗众取宠地制造热点事件的话,那他们无疑是成功了,至少,在一夜之间,有一万倍以上的人,知道了这所学校的名字。 
 
  但这确实不像是一次有预谋的公关炒作,因为无论是不太关心政治的商家还是不得不关心政治的办学者,都不会傻到用极不严肃的方式,逾规越制地去举办山寨阅兵式。这种行为,轻则可以被批为“不严肃”,重则可以定为“丑化”,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放到早几百年,那可是要株连九族的事情。现在虽然不这么上纲上线,但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却也不是哪一个校长所愿意看到的。 
 
  由此我们可以明白,校长阅兵,绝不是一次只想要影响不想要安全的炒作,而是一次从策划者到实施者到参与者和报道者,脑袋里缺根弦的表现。这根弦,不仅是对阅兵的概念和使用范围的无知,更是对社会基本规则和教育本义的无知。 
 
  许多人批评甚至谴责校长阅兵,大致内容无非是“校长没有资格”,这个观点,局部正确,但却并不完全。校长阅兵真正的错误和危害,不在于他有无“阅兵”的资格,而在于他错误地理解了包括军训、开学典礼等形式的正确含义——军训,在他这里不是提高学生的国防意识、砥砺品质,而是用以向他的所谓个人威信臣服的一种方式。他甚至已忘却了,作为一校之长,本应该在思想、做人准则、知识、文化方面应该有的表率作用,而示人以威势,并且毫无违和感地将这份威风作为宣传由头。引起大家的反感、嘲笑甚至批评,也就不是意外的事情了。试问一个知识和修为足够的人,如何会犯这种低级错误?试问头脑中有常识和敬畏感的下属,又怎么可能如此狗血地将一出荒唐的剧情,演得那么堂而皇之,又正得惊人。 
 
  人们也许最想骂的,不是校长够不够资格检阅;人们反感的,也许是大学校园这类本应崇尚文化与思想的地方的管理者,居然迷恋那本不应该属于校园的东西。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