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彩票巨奖不能总是被熊二们领走

彩票巨奖不能总是被熊二们领走


  昨天10时30分,经过全副武装的太原中奖彩民装扮成熊二现身山西省福彩中心,领取5.2亿巨额奖金。媒体报道称,该男子拿出1200万元奖金捐献给慈善事业,其中200万元作为定向基金用于云南普洱地震救灾。为隐私安全,中奖男子拒绝向外界透露个人信息。
  就像以往无数次巨奖颁出一样,坊间充满了各种疑问与不解,特别是一些彩迷聚集的网站,则更是群情激昂众声喧哗。人们或质疑单注百倍投注中大奖这种数百亿年一次的概率再一再二再三光临的奇迹;或质疑无数次彩票中大奖者有那么众多的共同特征——都不是在自己家或者单位附近下注,下注点的人或者附近的人都不认识他;都是几十注上百注势在必得式地下;而且大多为中年男人,且都戴着面具。还有人晒出自己在巨奖开出前自己预测彩池中已达8亿资金,会有一次清池式的巨奖之类的“预言”,说得也神乎其神的。
  应该说这些质疑中,不乏因自己没有中大奖而产生的羡慕嫉妒恨式的情绪宣泄。但他们的义愤与不满,为什么与现实那样的巧合,确实也令人生疑。这些疑问,还真不好用心理不平衡之类的说词来解释,因为博彩业的神秘面纱,还真难以给人们一个信服的解释。此前曝光的种种虚假开奖或利用彩票洗钱之类的案例,也不是一起两起。而仅以一个保护隐私的说法,就轻易将公众特别是彩民们的知情权化归于乌有,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说不过去。如果拿隐私权说事,在注重隐私权近乎于病态的英美等国家,彩票官方网站,往往有详细的大奖得主的个人资料,包括照片、姓名、获奖感悟等等,而到我们这里,就一切讳莫如深,疑点丛丛。即使你确实没有任何猫腻,但又有谁会相信呢?要知道,如果换个场合,头戴丝袜和面具拿走数以亿计的巨款,连名字也不留下,那得算什么?
  消除怀疑的惟一办法就是就是增加透明度,这在很多领域都被证明是颠扑不来的真理。我国2009年出台的《彩票管理条例》规定,显然忽略了这一问题,只是盯住了保护获奖者隐私的部分,而明确规定“应当对彩票中奖者个人信息予以保密”,却忽略了决定彩票业诚信度、公平性的“透明度”,恰是后两者,直接决定着彩票业的健康发展方向和美誉度。希望在未来的“彩票法”制订过程中,能有所反思和顾及。
  以保护隐私权为名义上演的“熊二”领奖,招来人们的质疑,一点都不奇怪。在看不清楚的情况下,人们有权做出任何程度的揣度,而要让人们闭嘴,最好的办法不是封口,而是撕下熊二脸上蒙着的面具。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