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贪官真心怕的可不是什么老虎凳

贪官真心怕的可不是什么老虎凳

 贪官真心怕的可不是什么老虎凳
 

       2014年10月25日,位于淮安的江苏省廉政文化教育示范基地举办中国古代刑具展,该展览展示了老虎凳等中国古代近两百种刑具。此举在网上引起一片争议。很快,淮安纪检委接受澎湃新闻网采访,称“这是误读”,展览并非纪委举办,也非为廉政文化教育而设。究竟怎么回事?原来展览所在的“淮安府署”曾被当地纪委挂牌为廉政示范点没错,但仅限于其中“清官廉吏故事”内容,其他内容是“淮安府署”的自选动作。
   尽管摆了个乌龙,可既然“刑具”与“廉政”燃起众多网民的浓厚兴趣,那么不妨“将计就计”、顺水推舟,趁机普及一些廉政常识,也算是一种“普法教育”吧。不光是当地纪委否认,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展览中呈现的种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变态疯狂肉刑,都与廉政文化八竿子扯不上关系——这些刑具,动之于平民百姓身上的几率,远远大过动于贪官之身,其中唯一稍稍可以算得上官员专利的“剥皮实草”吓阻贪官的招法,经事实证明其效果也是非常有限的。
   那些令人发指的古代酷刑,早已随着文明开化与进步,而远离了我们的社会生活,可以肯定地说,这种远离是不可逆转的一种进化,是人类从野蛮走向文明的标志,虽然坊间偶尔有人会冒出几句意气之语,认为应该对腐败分子施以重惩,但其含义,远已不是血流成河剜骨挖髓式的惩戒了。
   酷刑搞不好廉政,那么廉政靠什么?靠严格的法律法规,而不是靠清官或八府巡按;勤政靠发乎于心的道德感,而不是鞭打或催逼;对民众一枝一叶总关情的感恩,靠的是爱与责任。“老虎凳”当然反不了贪官,贪官真正怕的,不是遥远的古代刑具,而是是财产公示,是裸官曝光,是近在身边的健全的预防和惩处的法治体系。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