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我的电影剧本《蒲公英的歌》即将开拍

我的电影剧本《蒲公英的歌》即将开拍

媒体报道:《蒲公英的歌》拍摄协议在北京签订
我的电影剧本《蒲公英的歌》即将开拍

         由成都作家曾颖原创的电影文学剧本《蒲公英的歌》,于10月29日在北京签订,在广电总局剧本策划中心主持下,电影投资方北京汇恒盛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利银和作者曾颖签订了拍摄协议。电影进入紧锣密鼓的前期筹备中。
        《蒲公英的歌》讲述的是一群民工子弟学校的孩子在看似不可能的情况下,在一群“不靠谱”的人帮助下完成了自己梦想的故事。全片贯穿曾颖一以贯之的关注弱势群体的情怀,用“含着眼泪微笑”的方式,讲述了小人物们的爱与梦想。该剧本在9月18日举行的“第九届夏衍杯优秀电影剧本征集”颁授典礼上获得“优秀剧本奖”。本片的制片人黄利银介绍:此前参与我们参与制作的,都是一些关注市场的娱乐片。做这种走心的艺术类电影,还是一种尝试,也是一种冒险。但这个剧本我真心喜欢,我认为,电影应该更多地关注人的心灵,我们希望用全副精力,将它做成像《放牛班的春天》那样的感人电影。(据《成都全搜索》)

创作感想:

电影应该更多地关注人的心灵


        在2014年9月18日举行的“第九届夏衍杯优秀电影剧本征集”颁授典礼上,我的电影文学剧本《蒲公英的歌》获得“优秀电影剧本”,以下是在大会上的获奖感言(有删节)

        这个剧本是我花了几年思考并创作的,其中汇集了我近二十年做媒体工作的生活积累。
        这是一部有关梦想的电影。但它不是为赶“中国梦”潮逼出来的急就章。而且,与“高大上”的中国梦不一样,这是一群小人物的梦想,这个梦想,无关宏大叙事,但却最接近梦想的本质。
        这部电影的背景,是当下高度发展的中国城市化进程,在这史无前例的历史宏流中,每年有数以千万计的人从乡下进城,他们的故事,是纷繁复杂的,但对于这个大历史背景,我们的主流电影文化,是没有作品对其进行记录和展现的,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而《蒲》剧恰好从某个角度能为其提供一个小小的角度,为历史留下一段切片式的光影记忆。
        这部戏的内容,虽然是反映外来人口的,但它的调性却不是黑暗与绝望的。它是以轻喜剧的形式,讲一个不太轻松的故事——一群看起来不太靠谱的人,为了梦想,历尽艰难和麻烦,干成了一件十分靠谱的事情。这里面既有笑,也有泪,更有真诚与慈悲,是一部可以让人笑着流泪的电影。
        除了上述特征之外,这部电影还集中了包括歌舞片、儿童片在内的很多特征,只要在这两个方面多下一些功夫,做出像《放牛班的春天》或《记得童年那首歌》式的既有票房又有社会效应的电影,也未可知。虽然,当下电影观众的口味怪异而捉摸不透,但只要在拍摄过程中保持诚意,并做足功夫,这部电影成为2亿少年儿童的心灵建设教材,也能为电影公司在社会效益方面得分。
        我是一位媒体工作者,同时也是个电影爱好者,多年因为国产片缺少儿童视角的作品而深感痛心,而全世界各地,都各有其经典绽放,无论是《小鞋子》、《马卡丘》、《12岁的战场》、《放牛班的春天》、《想飞的钢琴少年》,还是《记得童年那首歌》、《星光伴我行》、《听见天堂》,都是进入电影史的世界级经典之作。这些作品,通过儿童的视角,向世界展示了不同的文化、历史和社会状态。既有人文情怀,又有对艺术的诚意和坚守,同时也不缺市场的认可。而这,恰是当下类型化越来越窄的中国电影所欠缺的。大家都在揣摩观众的心理,并努力投其所好,这与用点击与关注度论成败,陈冠希是中国最好的摄影师一样的结论,是浮躁而不可思议的。
       从专业的角度来讲,这部剧本可能还有太多的不足与缺陷,但它是诚意的产物,寄托着作者对这个时代与社会的思考与向往。它能够获得“夏衍杯”评委的认可,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笔下那些受命运折腾,但始终保持对生活的向往与爱的小人物的幸运。谢谢大家!


                                                                                                                                     曾颖
                                                                                                                            2014年9月18日于天津






0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