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辛苦一生送孩子出国只为五分钟的荣耀?

辛苦一生送孩子出国只为五分钟的荣耀?

  辛苦一生送孩子出国只为五分钟的荣耀?


  锦江边的林荫道上每天都活动着许多老人,他们有的跳舞,有的下棋,有的用背撞树,有的牵着小狗或抱着小孩在那里召开养生或对付媳妇研讨会。大家用各自的方式,演绎着夕阳无限好的温馨场景,让时常在一旁喝茶看书的我也分享到几许岁月静好的感觉。
  这天上午,在冬日难得的阳光下,两个我时常见到的婆婆相遇了。她俩的运行轨迹大致一样,都是从东至西,但因为各自的时差不一致,而始终无法相遇。今天天气不错,平日走在前的胖婆婆决定在路边的木椅上晒会儿太阳,两个游动的点,有一个固定了下来,相遇的几率大增,于是,她们见面了。
  瘦婆婆看到路边歇息的胖婆婆,惊异地喊她的名字,并感叹太巧了,居然在这碰到了你!
  胖婆婆说:我天天买菜都经过这里,我家就在前面小区里住。
  瘦婆婆说:我每天买菜也从这里过,怎么从来没碰到过你?自从上次同学会之后,又有好些年没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胖婆婆也发出相同的感叹。于是开始聊起近况来,当然,话题是从各自手中的菜口袋开始的。菜口袋也像她们的身材一般胖瘦明显,大小分明。
  胖婆婆问:你怎么只买这么点菜?
  瘦婆婆:我一个人吃饭,身体又不太好,买3元钱肉馅包抄手也要吃几顿。
  胖婆婆:唉,你真幸福,不像我家里,大大小小一堆嘴巴,凑起来跟个窟窿似的,一只鸡一个鸭一条鱼,眨眼就消失了。对了,你家老王还在日本打工?小桃也真去美国读书了?
  瘦婆婆:老王去日本十几年了,他说虽然累点,但已习惯那种生活节奏,不想回来。其实,我知道,他是想给小桃和我多挣点钱,让我们好过一点。
  胖婆婆:是啊!老王是个有责任心的人,不像我家老头子,每天只知道喝酒钓鱼。不过,你叫老王也悠着点,小桃读书毕业有工作了,就不要太累了。
  一说起小桃,瘦婆婆顿时来了精神,她像一台电能将尽的机器突然插上了电,脸上和眼神里都闪出了异样的光彩。她如数家珍地说起了女儿小桃的学位、工作、洋女婿,以及居住地和她至今也叫不清爽英文名字的一对外孙儿女们,讲小桃给她买的各种衣服、电视机和平板电脑之类。说自己每天闲来无事,只能用电脑下五子棋混日子。她说这话时,脸上的幸福和落寞,都很真实。
  胖婆婆则更显得失落,她说:你真幸福,不像我,每天就被两个读小学的孙子孙女缠着要吃这样要喝那样的,忙都忙不过来,不过两个小家伙嘴甜,奶奶奶奶叫着,让人忙着累着都觉得舒服……
  瘦婆婆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她说:你这样……更好!
  刚才说女儿时脸上闪烁着的红韵和光泽,像断了电的灯泡一样消失无踪。
  也许在她看来,与自己那两个叫不出名字的外孙相比,胖婆婆手中那两个活蹦乱跳的孙子,更具生活的质感吧!
  我看了下表,从荣耀到失落的过程,只有五分钟,而为了这五分钟,她所付出的和承受的,却是几十年甚至更久的寂寞。
  此后,我还看到过两位婆婆如钟表的时针与分针一样,错落地从我面前走过。胖婆婆精神饱满走路虎虎有声,而瘦婆婆的影子和脚步越见瘦小且轻得让人担心。这不由得让我加重了往日的杞人之忧——在儿孙绕膝的平凡热闹与家人各奔东西的冷清落寞之间,究竟哪一种,才算成功?有时,我们终其一生所追逐的幸福,是否是真正的幸福?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