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曾颖 > 怎么样才能扮得像个有钱人?

怎么样才能扮得像个有钱人?

怎么样才能扮得像个有钱人?


  一连几天,财娃被一个问题纠结着:如何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有钱人?
  邻铺的易老大说:办法很简单,你只需要跑上咱工地的23楼,一直往前走,不要朝两边看,掉下去摔死后,下次投胎重新找个好人家,脸生圆一点皮肤生白一点,头发生得有油气一点,眼睛生得饿气少一点,兴许就会像有钱人了!
  板房宿舍年长的秦哥说:老大,你娘的不要那么不积口德,财娃若没遇上事,问你干嘛,你能答就答,不能搭不要乱答,整出祸事来你担当不起。
  易老大说:本来嘛!别说财娃,就咱板房里这几副颜色,哪一个不重新投胎能整得像有钱人?你要晓得,有钱人都装穷,只有穷人才会想装有钱!
  钢筋工小齐说:易老大你娃负能量太充足了,什么事被你一说都变得难听。人家财娃只是问问如何让人看着像有钱人,这……有点难,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易老大:你是说打肿脸充胖子?像钢筋组那个吴矮子,借些名牌穿在身上跑去相亲,结果被人家诓进酒吧,一晚上消费了小半年工资……
  小齐:那哪是相亲嘛?明明是酒托敲诈嘛!
  易老大:总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不装成有钱人,哪个敲得到他的钱?你看我,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丝富气,就没人来敲诈我。
  小齐:是啊,连你婆娘都不来烦你,不晓得是不是跟人家跑了?
  秦哥:你两个就不要在那里换手抠鼻屎相互恶心了。说点正经的,帮帮财娃,看样子他确实摊上事了。这几天就没看他舒心过,昨天上班心不在焉险些被钢绳绊下楼去。
  易老大:三十好几还没找对象,确实让人烦。
  小齐:你怎么知道人家是为这事烦喃?兴许是找到新工作,去见工呢!财娃肯钻,都考了好几个证了,将来肯定有出息。
  易老大:我还是那句话,那么会钻,当初投胎怎么没有好好钻研一下?
  小齐:看来你小子嘴里是吐不出象牙了!财娃,走,我们出去逛逛。投胎咱是没钻研清楚,分宿舍倒是要钻研清楚,下次坚决不要和那些自己不痛快就要搞得全世界不痛快的人同屋!
  小齐拉着财娃出门,把易老大和他的牢骚远远地甩在身后。
  工地外不远就是地铁站,小齐说,这里是城里最热闹的地铁口,我们去看看城里有钱人是啥模样。
  蹲在地铁口两个多小时,他俩算是看出些门道。第一,有钱人手里拿的手机跟众人是不一样的,要么块头特别大,要么颜色特别惹眼。
  他们观察的第二个结果,是有钱人穿的衣服不一样,提的包包上面巨大的字母,看起来很难看但很霸气那种。
  还有一点,就是有钱人看人,即使个头再矮也是眼仁向下,呈俯瞰和不屑状。
  他们看了半天,以为获得了些心得,但终究还是不得要领,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把自己搞得像有钱人的模样。
  小齐提议找他表姐枝枝咨询一下,枝枝在会所上班,见过的人很多,全村后生里,也只有她打扮得最像有钱人。
  枝枝接电话时,鼻子差点笑歪,说:你两个瓜娃娃,跑到地铁口去找有钱人,哪个有钱人没有豪车,还用去挤地铁?还有什么衣服上挂字母脖子上拴狗链链,那都是没有品位没有内涵的土豪,真正的富人,只看手上的表,裤腰上的带,坐的啥车穿的啥鞋?手腕上挽的是啥妞?妞的手上牵的是啥狗?既要高端大气上档次,又要低调奢华有内涵,懂吗?
  财娃怯生生地问:那这么整一下,得花多少钱?
  枝枝:反正六位数里是扛不住的,七位数得往远处想。
  财娃在心中暗暗数了一下零,沮丧地说:可不可以简单点,哄哄乡下老太太就行了?
  枝枝:那就简单,买一身名牌西服,不剪商标,手上戴四个金戒指,钱包里挤一大叠钱,脖子上挂拇指粗的金项链。
  财娃:这得多少钱哦?
  枝枝:如果用真的,当然要不少钱,但假的戒指项链旅游用品商店都有,几十元上百元不等,衣服鞋子可以上网买A货,也不贵,至于钱嘛,殡葬用品商店有,仿真的,装钱包里晃一眼,看不出来。
  枝枝说完挂了电话。财娃并没听出她语气中的不耐烦和揶揄,觉得她说的可行,于是,就和财娃一起,忙活开了。他们按枝枝的指点,买了各种扮阔用品。小齐说:你要是哄得乡下老太太开心,当了你丈母娘,一定要请我大吃一顿,也不枉我这几天帮你操的心!
  财娃表情复杂地点头答应。
  三天后,财娃穿着A货新西服,脖子上挂着巨粗的项链手指上戴着四个戒指钱包里装着半假半真的钞票来到家乡县城的医院,冲着病床上一脸难色的母亲说:妈,你不用担心我的婚事,我在城里包下工程,有钱了,你存给我结婚的钱,还是放心地拿出来做手术吧!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