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4月10日 16:52

焦大和失恋的林妹妹聊爱情

有一段时间,网上网下净遇到些失恋的伤心女孩子,她们仿佛商量好了一般,一例哭丧着脸冒充林黛玉,一脸哀伤满腔凄怨地讲自己的爱如何的深,这段失去的爱如何如何地伤她的心,那个人是如何如何地走不出她的心灵,她无论如何再也不会爱别人等等等等。这些80后90初的女孩子们,对爱情并非如传说中那般的没心没肺大而划之,她们像所有时代的青春期女孩一样,都会被爱情所伤。
 
而我则如焦大不能理解林妹妹一般,不太理解她们的伤和痛。也许是因为恋爱这种事,离我太过于遥远;也许作为局外人,无法理解当事人的伤感,如同我们永远无法理解旁人的牙痛一样,我总觉得小小年纪的她们稚声唱着:“伤口那么多,没地......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7日 16:32

生命可以卑微,但不可以妄自轻贱

生命可以卑微,但不可以妄自轻贱


    我刚到成都打工的那段日子,租住在猛追湾东街6号的半套老房子里。房东婆婆投奔女儿去了,把老家具收罗到一间房里,把余下的另一间和厨房阳台卫生间租给了我们。虽然老旧的房子再加终年锁上的那道阴黑的小门给人一种神秘诡异的气氛,但好在房租便宜,而且不用受与人合租的吵闹,因此,我和妻在那里度过两年多寒酸而幸福的日子。当然,这幸福里也包括大战蟑螂军团,与老鼠斗智斗勇,半夜被装着古老家俱的空房间里传出细碎的声音惊醒等不那么浪漫的故事情节。

    阳台上房东婆婆留下了几盆植物,大致是葱和仙人球之类,不名贵,也不美观,而且半死不活的样子,很符合......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6日 17:17

你所不知道的大雨中小贩们的生计

凌晨4点,一道闪电从闷热的空气中劈过,砸在红花堰最后的一棵老树身上,之后,一场大雨訇然而下。老树身后一座大杂院里的住客们不约而同地从睡梦中惊醒,在一阵疾似一阵的雨中开始盘算起新一天的生计来。
 
最先穿好衣服的是烧烤妹,昨晚,她像往常一样看过天气预报之后才睡的,电视里那个笑容可掬的大眼妹预告的未来24小时之内有阵雨的消息让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是满怀着侥幸心理上床睡觉的,她希望电视台的天气预报像平常听到别人吼“城管来了!”其实过来的只是几个穿制服的保安那样有惊无险。但往往这样的好事不常发生在她身上,因此,在第一声雷声后,她在心中恨恨地骂过老天爷之后便急急忙忙......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1日 09:26

为什么伤害幼女的事件层出不穷

为什么伤害幼女的事件层出不穷
中新网4月2日电,河南开封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报称,开封尉氏县警方侦破一起强奸未成年人恶性案件,抓获11名涉案人。
 
通报称,经查李某(女)及其丈夫刘某羊伙同他人,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多次组织、强迫在校女生与私企老板赵某勇、周某鑫发生性关系。公安机关报请检查机关批准,对周某鑫、赵某勇以涉嫌强奸罪,对李某、刘某羊、刘某、蒋某等4人以涉嫌强迫卖淫罪依法执行逮捕。对参与强迫卖淫包庇的其他5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这似乎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让我们回顾一下其他案例吧:
 
2016年0......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31日 17:20

所谓成功,无非是去世时有人真诚地为你落泪

外婆去世了,在家停放三天后,今天火化。
 
对于外婆的死亡,包括她本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悲欣交集的,因为严重的糖尿病已使她双目失明在床上躺了大半年了。她的左腿长满了巨大的水泡,脚指像冬天的树枝,干枯得好像随时都可能离她而去。这半年中她吃的苦头,几乎占她八十三年人生所经历痛苦的一半。
 
有人说,人在死亡面前是平等的。任你是王侯富翁,还是穷苦乞丐,在鼻息间那口气停止了之后,都一样,只是一具尸体。在火葬场,我能深深感受到这一点。
 
虽然有着寿衣贵贱、火葬价格和礼炮声数以及骨灰盒档次的不同,但这一切,对于躺在冰冷尸台上的遗体......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30日 13:39

不许笑,看看我所见过的最奇葩逃犯

不许笑,看看我所见过的最奇葩逃犯
早些年搞社会新闻,天天和鸡鸣狗盗杀人放火鸡毛蒜皮的各类人和事打交道,见过听过不少奇闻异事。在这些千头万绪的杂乱事情中,有几个逃犯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不会低调,犯了坏人最不能犯的毛病。
 
第一位是绵阳的一位厨师,他几年前因琐事与同事发生争执,就地取材,用菜刀将对方砍死。然后出逃,隐姓埋名数年,藏于天津某饭馆中重操旧业。起初,谨小慎微不敢造次,几年下来风平浪静,于是忘乎所以,竟抛头露面,跑去参加厨艺大赛,凭着一手川菜绝技,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冠军。他捧着奖杯嘴巴都笑歪了的照片登在当地报纸上,碰巧当年参与追捕他的干警到天津出差,正......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9日 17:35

民工子弟学校孩子的“可乐”令人无语

在一次“如何讲好故事”的公益培训课上,我认识了一位从事乡村教育的志愿者,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那是多年前的一个夏天,师范快毕业的我到一个公益组织学习,被派到位于成都红花堰的一所民工子弟学校实习。当时社会舆论正激烈争论着这类民工子弟学校存在的必要性与合法性。有观点认为该拆,有观点认为应该扶持。在争议声中,学校像风雨中的小船一般,岌岌可危,飘摇不定。
 
学校的校长是个悲观的乐天派,他对学校不明朗的前景,充满了焦虑与恐慌。但他心里坚信自己正在干的是好事情,老天定会可怜他,给学校和孩子们一条生路。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他一直认真抓紧教学......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7日 15:37

人生最大的幸福不是得到而是解脱

人生最大的幸福不是得到而是解脱
 
回想我已过的前半生,快乐的感觉有过,但不太多。这主要因为我是一个不善于感知快乐的人。书上说:快乐其实就是一种主观感受。而我的主观感受,对痛苦的灵敏度显然更高。因此,我三十六年的人生中,感觉总是苦多于甜,郁闷多于快乐。
 
但可喜的是,正是因为发自内心感到快乐的时间很少,因了物以稀为贵,反使它显得更珍贵起来,现在细数起来,反倒显得很清晰了。
 
我人生中最早的快乐,是与家乡的土特产烧腊鸭子联系在一起的。这种经晾晒之后下卤锅煮得喷香的美食,曾是我少年时代许多美梦的根源。无奈当时家中贫困,父亲一个人要养活全家四口,他......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4日 15:08

假如海子不死,会不会成为农家乐的老板?

假如海子不死,会不会成为农家乐的老板?
25岁之前,我是要写诗的,海子是我的偶像,每当我读起他那些让人半懂不懂却内心激动的诗句时,我都有一种神圣的向往感,特别是他后来背着四本书,在山海关铁路上完成那惊天的一卧,我更是像许多同龄朋友那样,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也被车轮血淋淋地削辗而去一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每一次念到他的诗,都会泪流满面,仿佛失去了一位好兄弟。虽然,除了读过他的诗之外,我跟他没有一百杆子都打不到的关系。
 
在海子的所有诗歌里,我最喜欢“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这个卖猪饲料的也恨不得拿这句话来做广告语的年代,我说这句话,其实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但相比于别的“很海子&rdqu......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3日 16:25

我的“成都”和赵雷的不一样

第一次认识成都,是四岁那一年,那时,我的父亲所在的建筑公司正在修建成都电视台和省医院等建筑,我跟着父亲,从老家什邡来到成都。那时,这段70多公里的距离,需要三到四个小时才能够跨越。我永远记得自己用鞋盒子背着一只猫,来到省医院那个临河的红砖小院子,在吊脚楼厨房和炊事班的叔叔们打趣,在浣花溪河里游泳,在青羊宫里看灯会,在麻婆豆腐店里打牙祭。那时的成都,处处都能看到田,我经常走动的猛追湾和十二桥,还是荒凉的远郊。像所有的童年记忆一样,成都给我的第一印象是阳光灿烂又依稀恍惚。
 
第二次与成都亲密接触,是我来成都打工,那一年我正好二十九岁,其时,我已在故乡历尽了生活的压力和......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2日 17:52

夫妻之间的甜言蜜语不是可有可无

和许多老年夫妻一样,我的父亲和母亲是一对怨偶,在他们近五十年的婚姻之中,争吵多于交谈,面红耳赤多过和颜悦色,相互误解多于理解宽容。在我的记忆中,他们和平相处的时间是以秒来计算的。我从十七岁第一次领工资便逃出家在外租房居住,大抵与此有关。他们之间的相处,简直可以写一本书,书名就叫《怎么搞坏夫妻关系》或《如何成为一对怨侣》。
 
我曾不只一次地分析过父亲与母亲这水火不容的婚姻关系。严格说起来,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非常不错的人,父亲勤劳、顾家,每挣一分钱都会拿回家,且从不会犯男人最容易犯的那种错误,在我的记忆中,他几乎就从没有和母亲之外的别的女人连续说过五句以上的话,而且......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2日 17:51

情感川菜之穷人的美食激胡豆

情感川菜之穷人的美食激胡豆
六姨在白塔坝当知青那阵,是我这辈子吃胡豆最多的时段。从春天开始,田边地角那些曾经开着蓝黑蝴蝶花的绿苗上,突然就长起了一串串青色的豆荚,最初嫩绿而扁平,之后,便如同被饱奶灌了婴儿般一天一个样地鼓胀了起来,再之后,饭桌上就会多出些浑圆的青绿尢物,这些家伙每个头上都长着新月一般微笑的嘴,无论是被油盐煎炒,还是被沸水烹煮,抑或是被葱姜和酱醋腌淋,一例都抱以参透一切的笑意。
 
胡豆可以鲜吃,沸水一焯,加点葱姜辣椒,淋点酱油醋,如果再伴以田间随手摘回的带露鱼腥草,堪称时鲜美味。
 
鲜胡豆还有一种吃法,就是回锅,用热油加豆瓣炒汁,将半熟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2日 17:45

被励志鸡汤害惨了的屌丝

被励志鸡汤害惨了的屌丝
王宁总是爱穿一件红色衣服去干活,这与他的民工身份有些不协调。在大家的印象中,民工们通常都穿耐脏耐磨的蓝色工作服或绿色仿军服上班,惟一的差别是有些人的衣服要新些,有些人的要旧些,新的颜色深,旧的颜色浅。
 
他之所以要穿红衣服去上班,是因为他在一本成功学书上看到的一个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个年轻人工作很勤奋,但始终得不到老板的垂青,后来,他穿了一件与众不同的红衣服,引起了老板的注意。老板由注意他的衣服到注意他的工作,进而提拔了他。
 
这个故事来自于一本名叫《如何搞掂老板》的成功书。他在类似的诸如《如何掘到第一桶金》、《大老板的成功之......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1日 21:31

我一手导演的儿童版批斗会

我一手导演的儿童版批斗会
    在我这大半生需要忏悔的事情中,第一件,就是今天要讲的这件事,它像一颗尴尬的种子,总会时不时地跳出来,让我脸红心惊一次。
 
    那一年我六岁,离上小学还有一段日子。大人们白天上班,晚上政治学习,偶尔听到广播里传出什么大消息就舞着红绸和纸旗敲锣打鼓上街去疯一回,没时间管我。我和小伙伴洪贵,每天用一根绳子结成圈套在一起扮马车,他当马,我当乘客,那里热闹往哪里冲,我们在人们的裤腰之间,看着这个热哄哄的世界,铺天盖地的伟人像,迎风招展的旗和打了鸡血般的高音喇叭,偶尔也有些倒楣蛋脖子上挂着黑字红叉的大牌被人两手反举地按在汽车头上一路游过来......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1日 14:32

永远的军屯锅盔

永远的军屯锅盔
彭州广为天下闻的美食中,名气最大的非九尺鹅肠火锅和板鸭、冷锅鱼和军屯锅盔莫属了。一提起彭州的吃,几幅鲜艳的图景就会跃然于眼前:汤色鲜艳肠色白红的鹅肠火锅、肉质香嫩化渣的板鸭、由苏东坡命名并被郭沫若称为巴渝第一味的冷锅鱼,以及在烤炉中红火酥脆的军屯锅盔,从色香味形,都给彭州的特色美食,定了一个品相极高的位。
 
就我个人偏好而言,我最喜欢的当属军屯锅盔。因为怕辣容易上火的原因,鹅肠火锅和冷锅鱼,我接触较少。甚至因为一段时间江湖上对鹅肠的抠取方式有些惊悚的传闻,而对其敬而远之。而板鸭,是我自幼喜爱的美食,但因其太熟悉,而竟至到了老夫老妻左手摸右手熟视无睹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20日 16:31

人生没有“一劳永逸”这一说

九禄一辈子都在做的一件事,就是一劳永逸地解决好困扰自己生活的所有麻烦。他的理想,是有一间自己的房,有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还有关上门一个月也不饿肚子的粮食。睡在大米、白面、花生和芝麻堆成的家中,随时和老婆说着贴心话或干干不可告人的事,那该多美啊!
 
以上的画面,是九禄自童年开始就有的人生理想。这理想在他23岁那年得以实现,这一年,他和春梅结婚,父亲给他两间新瓦房,屋里堆满了粮食,新婚的前十天,他真如在梦中一般,关上门在家中美了十天。
 
到十一天上,春梅说话了,她说:咱们也该想想下一步该怎么生活了?你看这村上,没出去打工的年轻人还剩几个?咱也......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7日 13:25

谁说男人体验不到菜市场的乐

谁说男人体验不到菜市场的乐
 
【作者按】此稿写于十四年前,现在看来依旧好玩,,通过多年的锻炼,我已是买菜高手了,而且做菜的手艺也不错了。
 
妻生病了。买菜这个艰巨的任务结婚六年来第一次落在我的肩上。妻在电话里交待任务时,显得很不好意思,总觉得这是给我额外增加了任务一般。
 
下了班,直奔菜市场。虽然平时上下班常打菜市场经过,但真正深入进去,还是第一次。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着那些式样各异的小菜和肉食品,还真有些狗咬摩托不知该从哪里下嘴。
 
和大多数男人一样,我是不喜欢逛街的,更遑论烟火味十足的菜市场。在这个菜与人......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4日 16:06

母亲的不当干预让初恋女友精神失常

母亲的不当干预让初恋女友精神失常
我曾经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所谓“刻骨铭心”,并非是说我和那位女孩的感情有多么的深,我们的故事有多么的轰轰烈烈,而是那段所谓的“感情”,直接毁掉了两个年轻人的人生,经过那样一番折腾后,我们俩一个从此神经失常,在恍惚中孑然飘过了半辈子,另一个则背负着沉重的伤痛,对“爱”这个词,有一种近乎高压电的恐惧。
 
这一切,都是与16年前那场“初恋”有着直接的关系。
 
那一年,我17岁,高三。收音机里时常播放的《那一年我17岁》,是我的最爱。虽然没有背起行囊穿起那条发白牛仔裤的出走,但那种走......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6日 16:01

代一个绝望的家庭发一份求助信息

代一个绝望的家庭发一份求助信息
失去劳动能力的顶梁柱郑水能和他需要照顾的的亲人们,以及一贫如洗的家。还有两个孩子没有入画。
 
广汉市兴隆镇毗庐村三组村民郑水能,男,1970年生,系仁寿县人,入赘到女方袁昌蓉家里,家中现有女方父母及年老从仁寿来投奔的父母共四位老人,其中岳母双目失明,老人们各自都有程度不同的疾病,基本失去劳动能力。夫妻俩有两个孩子,大儿二十岁,心智不很健全;二儿子七岁,读小学一年级。夫妻俩十分老实勤劳,唯一收入靠种蔬菜养活全家,虽然辛苦,但总算勉强可以度日。
 
但2016年12月30日,一场横祸从天而降,家中惟一的顶梁柱郑水能在出外做工时突遇车祸,被一辆......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3日 08:09

互害的社会没有人会幸免于难

互害的社会没有人会幸免于难
有一个小区,环境十分恶劣,人们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小区噪音太大,已到了让人寝食难安的地步。
 
在一次针对小区噪音的社区调查中,小区居民们以近乎于翻身农奴忆苦思甜和控诉地主恶霸的表情,讲出了困扰自己多年并深恶痛绝之的破坏小区宁静的杀手!
 
一单元一楼的张婆婆无限痛恨的说:我认为破坏小区宁静的杀手是本单元三楼的余小姐,她每天打麻将至晚上两点,回家时,长期用顿脚的方式开声控路灯,而且进门时用力关防盗门,搞得我每天都睡不好觉。
 
余小姐很生气地反驳说:你咋不说你家养的鸡每天一大早就打鸣,小狗一有风吹草动就狂吠半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