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8年11月07日 07:22

公交车上看到贼你打不打?

PO主按:这篇小说写于12年前,当时,公交上的恶劣新闻,还没有现在多。或者说当时视频的落得渠道,还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很多恶劣的视频场景,还不能那么轻易地流入到社会上来。即便如此,我也相信,当年小说中描述的场景,与现在的新闻,有联系,它揭示了一个可怕的心理真相,与当下此国诸多令人捶胸的恶性新闻,有因果关系。

打贼

长途车已开了几小时,车上的旅客们都处于疲惫状态。这时,坐在前排的三个乘客站起来,开始从前往后搜索乘客的行李。乘客大多都已睡着了,少有的几个没睡的看到那三个人手上明晃晃的刀子,也战战兢兢地装睡着。空气仿佛已......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6日 07:53

别不相信微笑可以救你的命

别不相信微笑可以救你的命

PO主按:这是十多年前我写的一篇小小说,当时 ,成都、厦门、重庆等地的公交车恶性事件还没有发生。当时,喜欢这篇文字和质疑的都很多,觉得我将现实想象得太过于危险和阴暗。但我明白,现实并不是哪一个人能想象阴暗的,倒是那一个闪着理想光芒的小孩子,是我想象出来的,被某些人骂为圣母婊,但事过多年,我依然坚定地希望这个想象,我希望在每一个悲剧发生之前,有这样一只存在于想象中的人物,能够起到点作用。

从火热的公交站跨上空调车的那一瞬,胥富感觉一股森森的凉气,这些凉气,来自汽车上方的通风管道,也来自车上乘客们的眼睛。

照说胥富是不该上这辆空调车的,因为这车的票价比别的......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5日 08:41

90后任千亿国企董事这锅一个财政局长可背不下哦

90后任千亿国企董事这锅一个财政局长可背不下哦
5日凌晨,西安高新区管委会通过其官方微信发布声明,就“国企任用年轻董事”一事再次向社会进行通报。声明如下:
 
西安高新控股变更董事的《公告》发布后,受到社会各界和网友广泛关注,经初步核实:
 
一、 高新区财政局违反管委会国有企业管理人员任用的相关规定,擅自变更企业法人代表及董事,经研究决定免去王进杰同志西安高新区财政局局长职务。
 
(点评:偌大一个千亿级企业的人事任免,区区一个财政局长,恐怕背不下这个锅哦。熟悉国企业运行及用人套路的,想必门清。)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2日 11:46

重庆公交坠江事件:司机是互殴犯罪还是正当防卫?

11月2日,记者从重庆万州公交车坠江事故原因新闻通气会上获悉,10月28日上午10时8分,重庆市万州区一辆公交车与一辆小轿车在万州区长江二桥相撞后,公交车坠入江中。公安机关经过缜密调查,还原事发当时情况:
 
10月28日凌晨5时1分,公交公司早班车驾驶员冉某(男,42岁,万州区人)离家上班,5时50分驾驶22路公交车在起始站万达广场发车,沿22路公交车路线正常行驶。事发时系冉某第3趟发车。9时35分,乘客刘某在龙都广场四季花城站上车,其目的地为壹号家居馆站。由于道路维修改道,22路公交车不再行经壹号家居馆站。当车行至南滨公园站时,驾驶员冉某提醒到壹号家居馆的乘客在此站下车,刘某未下车。当车继续......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2日 08:02

微小说 | 否定之否

和许多同龄孩子一样,我对“否定之否”的最初印象完全来自于听觉。每当我不好好睡觉或吃饭时,母亲就会威胁说要将我送给“否定之否”。这时的“否定之否”,只不过是一个吓唬孩子的恐怖名词,与大灰狼熊家婆没什么区别。

稍长,“否定之否”开始进入我的视线。他披着一头即使现在也只有前卫艺术家才留的披肩发,穿着一件宽松得像是披风的对门襟黑布衫,一年四季都赤着脚,肩上挎着自制的圆筒包裹,包裹的外皮,是一时不穿的黑布棉衣,里面包着一个搪瓷盅,一把锯条砂成的小刀和一堆废纸,这些来自标语、烟盒和废弃作业本的纸用刀裁得整整齐齐,像一本色彩斑斓的书,有人甚至将它当成了一......

阅读全文>>
2018年11月01日 11:15

我八岁时做的人生第一道菜

我八岁时做的人生第一道菜

我这辈子做的第一道菜,是烧土豆。那是小学三年级的事情,那一年我8岁,相比于5岁就开始做饭的妈妈,幸福了三年。

我们同龄的孩子,都有一个标配,就是脖子上用细绳挂着的一把钥匙,那是为了方便回家做饭的。相比而言,孩子们的学校,比家长工作单位离家更近,所以,通常是第三节课课间十分钟,便是孩子们做饭的冲刺时间,下课铃一响,大家如赶急了的小鸡,四散奔突冲回自己家,把蜂窝煤炉揭开,淘上米加上水盖上盖,蜂窝煤火力不猛,可以保证在一堂课的时间里把饭不焦不糊滚热喷香地煮出来,当然,这不包括......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9日 08:15

领导一个都不能少

在外面喝茶,茶馆电视恰在播放关于悬浮照新闻,那位将领导P成大神的倒楣操作员对着镜头无限悲催地说:我的初衷,是想把看望百岁老人的班子领导全装进去,拍照时因场地所限,几位领导无法一齐入画……

我不由得感叹:一位县级民政局的电脑操作员,有这样的政治意识,足见官场之风气,与现代政治文明之间的距离。

茶友老陈笑道:这还不算极品的。最极品的,是我几年前的真实经历。那一年,我在一家地级市的机关报当摄影记者,跑的是最令人焦灼的要闻口子,每天跟着领导们四处开会奔走,无论多早,都必须比领导提前半小时到达,24小时不关机候命,拍到领导满......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6日 07:09

即使砸碎一万个镜子,猪还是猪

  尊敬的猪八戒先生:
 
  请允许我——您新购置的第305面镜子对您说几句话。我可不想像我的前任们那样,成为你耙下的碎片。
 
  说实话,如果用一头猪的标准来看,你还是非常伟岸标致的——高高的鼻梁,两个鼻孔很性感的往上翘着。你的眼睛,绝对是千真万确如假包换的双眼皮,一双可爱的大眼睛要气死好多靠眼睛吃饭的女明星哟。特别有意思的是你的耳朵,美观和实用皆备,在猪国的选美大赛里,你如果拿第二名,便没猪敢拿第一名。你可以让好多好多的猪小姐尖叫失眠春心荡漾临死都念你的名字哟。可悲的是,你对拥有的这一切并不在意,像许多蒙昧的人一样,......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5日 07:20

谢谢你,人生中的第一场暴击

初中时代,我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学渣,学习成绩,总是在班级倒数排行榜的前三位,数理化、史地生,每科成绩都渣得让老师不想承认教过我,而其中,又以英语最糟,不夸张地说,如果试卷是全英文的,我甚至不知道名字该写在什么地方。

老天爷为人关上一道门时,必然要为其留一扇窗。在为我关闭了所有的门之后,给我留了一条小瓦缝,那条瓦缝,就是语文——确切地说,不是整个语文,而是作文。我的语文基础知识,拼音组词文学常识划主谓......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4日 07:13

青春故事 | 惊悚礼物

青春故事 | 惊悚礼物

17岁那年,我爱上了一个男孩,在偷偷交往了差不多一年之后,我们战战兢兢地体验了爱的感觉。应该承认,最初的感受并不是愉悦的,但也并不像大人们所说的那么不堪和恐怖,那完全是一场情之所至的自然结果,花,到了季节自然会开;苹果熟了,自然会从树上落下来,就那么简单,这与别人并没有太大关系。

但当时的社会空气显然并不是这样,一种公共情绪认定那件事是丑恶而肮脏甚至邪恶的。人们在说起它时,总是一脸标准化的义愤填膺和尖酸刻薄,仿佛别人处置自己身体和情感这件事,伤及了他家祖坟一般。我不敢保证这些都是他们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因为我曾......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3日 07:14

只要肯不要脸,地狱可以写成天堂的

尊敬的左思先生:

久闻先生《三都赋》搞得洛阳的纸比绸缎还贵的盛名。近日又闻先生为武大郎的炊饼店和猪八戒的高老庄分别作了《武大饼店赋》和《高老庄赋》,上下几千年,纵横数万里,高屋建瓴地将武大与猪八戒打入古圣先贤的队列中,对此,孤王艳羡不已,特地给你修这书信一封,请你不吝来地府体验几个月生活,为我地府也撰写赋体文字一篇。

我地府贵为三才之一,天上玉帝,人间皇帝,地府阎君,级别其实是一样的,某些时候,我们甚至起的是打总结唱压轴戏的关键作用,只是近些年我们的宣传工作没有跟上,因此,我们决定亡羊补牢,延请左先生大笔为地府撰大赋一篇,再通过勾兑各种媒体,将它传之四海,......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22日 13:52

喝粪水的人

母亲生于1949年,在她10岁那年,她的生活迎来了一个坎。在那场至今还因为真相蒙蔽而饱受争议的灾难中,她亲眼见过因饥饿而失去理智最终郁郁而死的外公,也亲眼看到她的父亲因饥饿而肿大的腿,还亲眼看到过在她家门口死去的不知名的陌生人。并由此养成了她那个年龄段人们的一种通病——近乎病态地爱惜甚至崇拜粮食,家中一定要堆很多粮食才觉得踏实,一看到有人倒剩菜剩饭,就会摇头叹息说:“没过过粮食关,不知道粮食的金贵,你们倒掉那一碗饭,至少可以救两三条命!”她每次说这话时,眼神里都充满了无限的忧伤。

而每当这个时候......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9日 07:36

怀念食物:莴笋烧排骨中的爱情

怀念食物:莴笋烧排骨中的爱情


    袁平是我的老乡,比我晚来成都几年,我们少年时代都在什邡外西街度过,他的外婆,甚至与我外婆就住两隔壁,中间只隔一道薄薄的竹篾泥墙,鸡犬声相闻了好多年。但神奇的是,我们俩并不认识对方,像科幻片里生活在两个不同时空的人,互不认识地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方好多年。直至多年后,在一次聚会上,一见如故,惺惺相惜。

    和我四处打工不同,袁平的生活履历,既复杂,又简单。从参加工作当教师到后来去公务机关做事,一直在体制内流动,虽历经辗转,却没什么颠覆性的变化。从内而外,都是一个安份守纪的好......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8日 07:15

卖人肉包子的是如何上市圈钱的

卖人肉包子的是如何上市圈钱的

且说母夜叉孙二娘与菜园子张清夫妇在那十字坡上开酒店,大到杀人越货把客人宰了拿来蒸包子,小到往酒里掺水往米里加工业油往冰糖里掺吊白块,明里暗里做了不少缺德事,也赚了不少的黑心钱。

这日,酒店里来了一位客人,看此人样子长得颇像日本相扑,圆圆的肚子下面吊着一个巨大的钱包,钱袋里珍珠挤白银,白银压钻石,一副富得流油的样子。孙二娘和老公一见,喜出望外,赶紧吩咐小二预备宰刀汤锅,今晚有大买卖。

那人见孙二娘与张清,不仅不怕,反而迎上来拱手道:哥哥嫂嫂多日不见,且受小弟时迁一拜。

孙二娘见对方自称时......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7日 07:29

重阳节,骗子比你更知道爸爸妈妈要什么

重阳节,骗子比你更知道爸爸妈妈要什么
  重阳节前夕,某网站公布了“重阳节外出务工人员留守父母调查报告”,透露多数打工者认为月薪8000元才敢把父母接到城市同住。调查称,见面难成为困扰基层打工群体的一大问题。在外出打工的受访者中,23%半年和父母见一次面,31%一年才和父母见一次,18%表示一年到头也很难见到父母;只有1%的受访者表示每天可以和父母见面。
 
  另一家媒体重阳节前记者调查发现,老人们过重阳节的最大愿望是希望子女能多抽点时间跟他们说说话,平时常回家看看。 这两条调查新闻,一个角度是从儿女出发,另一个角度是从老人出发。两者放在一起,悲剧感就出来了:在老人们“渴望得到的”和年轻人们&ldq......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6日 14:25

《粉红发廊》连载(三十一)大结局

31、大结局

就在秋蓉离开的第三天,小魏出事了。她跟着一个年轻客人出去,从此再没有回来。三天后,叶子正在为店里缺人手而大为光火的时候,电视新闻报道,在郊外的一间出租屋里发现一具女尸。林芳尖叫一声:是小魏。

叶子也看清了,是小魏,她身上穿的衣服是和叶子一道去买的,她认得。

叶子马上叫林芳把卷帘门拉下来。她仿佛已感觉警察正开着警车风一般向这时赶过来。

她的腿有些发麻,心脏像一台赛摩的发动机一样狂乱地震动着。

一个大活人,一个昨天还活蹦乱跳盘算着这一次出台之后就回家,从此不再出来的女人;一个早已为老公买好了衣服和烟酒,准备回家过日子的女人,突然就......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5日 15:40

《粉红发廊》连载(三十)

30、我回家了,永远忘不了你们!

小杨儿第二天一大早就收拾着准备回家。几年来买的衣物她一件也没带,上街去买了一套在她以往看来很保守很老土的衣服穿上,又去将黄头发染黑,拉直。对着镜子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就像几年前刚出门时的样子。几年时间仿佛就像眨了一下眼睛。现在,她要回家了,像个偶尔开小差离家出走的孩子。

在火车站广场上,她险些跟一个满头扎着小辫子正匆匆赶路的女孩子撞在一起。那女孩杏眼圆睁,甩出一句:没长眼睛啊?

小杨儿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就是几年前离家出走的自己。看着她消失在人群中的背影,不觉眼泪已溢满了眼眶。

......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4日 21:33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九)

29、回家!

大清早小杨儿连脸都没洗,披着一头乱毛就出门了。打车径直来到医院,她以为自己来得已经算是早的了,不料医院里已有很多病人在排队。她长叹一口气说:这世上病人还真多啊!

这时,她的心中突然生出从来没有过的悲悯感,在以往别人的任何苦难都离她非常遥远。而此时,与她肩并肩背靠背紧挨着的,都是有着各式各样不同苦难的人们。她和他们从来没有离得这么近过。

好不容易抽了血,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她实在不想在医院里与各式各样苦着脸的病人们摩肩接踵,于是就踱出医院大门,到旁边小街上去买两个包子填肚子。虽然她并没感受到饿,但还......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3日 19:15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八)

28、千万别让我中大标啊!

就在叶子沉浸在甜蜜之中,准备再开一段时装店,攒一笔钱转行做别的生意时,小江出事了。

小江本来不算长期招聘的员工,偶尔来来,偶尔又不来。这对于发廊来说也很平常,客人们喜欢新面孔,如果翻来覆去老是那几张脸,生意自然也就会冷清。像小江这种短工性质的小姐,发廊里来来去去多了,大家自然也没多少在意,更没有什么交情。

但与叶子她们没有多少交情的小江,却给大家五雷轰顶般的一击:她中大标了!

所谓中大标其实是一句黑话。在她们这一行,中标就是......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1日 19:38

《粉红发廊》连载(二十七)

27、叶子,我爱你!

官司是缓慢而沉闷的。

经过几次沸沸扬扬的开庭,连媒体都关注得有点疲劳的时候,法院依然没宣判。事情似乎陷入到了一种僵持的状态,双方提供的证据和说出的理由都不足以让法官们下定宣判的决心。

这种悬而未决的感觉让徐阿姨和秋蓉都感到挺难受。特别是每次开庭前在法庭走廊里碰面时,徐阿姨都很激动,她把自己能想出来的恶毒咒骂都喷射出来,向秋蓉喷去。她想不通,这个该死的抢她老公的坏女人为什么还敢到法庭来与自己面对?她更想不通的是,面对这样的女人,法院不仅不对她进行惩罚,反而让她与自己平等地坐在一起理论。这太让她感到不可思议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