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5月09日 08:52

疯子杀医生事件怎么成了医媒互撕?

疯子杀医生事件怎么成了医媒互撕?
 
 
 
5月8日早晨,许多人的微信和QQ头像,都变成了一条黑丝带的图案。人们以此来纪念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陈仲伟,这位德高望重的医生于三天前被一男子尾随至家并砍成重伤,在经过长达43个小时的连续抢救后,陈仲伟终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辞世,年仅六十岁。医院发布通报称,砍人者之前曾找陈仲伟纠缠,自称1991年找其做过口腔手术,现牙齿变色要求赔偿。
 
就像此前发生过的许多起伤医事件一样,陈仲伟的死,在社会上,尤其是在卫生界,引起激烈回响。网上一张张悲伤的照片,以及用黑丝带作为头像的社交媒体......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8日 09:24

无法认同龙应台把“目送”作为母子宿命的定位

无法认同龙应台把“目送”作为母子宿命的定位



——公益微电影《我是你的眼》观感

曾颖


母亲节,意外地在优酷上与一部名叫《我是你的眼》的公益短片相遇,这部仅有四分多钟的短电影,让我感触良多。

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年方而立之年的都市白领,平常没有太多时间陪伴母亲,以为给母亲不断提供物质生活改善就是对母亲最好的爱,而忽视了母亲生活中的失常表现,致使老人在患了致盲率极高的黄斑变性疾病而没有察觉。患病的母亲像绝大多数传统的中国母亲一样,既害怕给儿子添麻烦,又舍不得高额的治......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4日 10:48

别让生活方式杀死你

按:5月3日凌晨五点,又一个做媒体的小兄弟去世了,脑溢血。此前,他朋友圈里出现频率最多的,是累字。据朋友讲,他之前身体就出现了包括面瘫等症状在内的异常,都没有被足够重视。最终造成令人悲伤的结局。这是半个月来听到的第二个英年早逝的媒体人的信息。他们的共同点,年龄都才四十出头,孩子还在读小学,工作都很拼命……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对自己的健康不以为然的朋友们~!

照说我远没有到悼亡的年纪,但近几年来却参加了许多同龄朋友的葬礼,这些人中,最大的40岁出头,小的30岁不到。他们基本都属于非正常死亡,有喝酒醉死的,有汽车飞出公路撞死的,也有死于脑溢血或心脏猝停的,而诱发这些致命绝症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03日 16:56

江湖小人物第十五个故事:垃圾西施

江湖小人物第十五个故事:垃圾西施

第十五个故事:垃圾西施

垃圾西施是“春天花园”灵光一现的人物,她像一颗流星,从遥远星空中匆忙飞来,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声势砸下一个大坑之后,又悄然消于无形。

她是被破垃王老吴从一个垃圾桶旁捡回来的。她当时神情恍惚,像喝了很多酒,问什么都摇头,不会说话也认不得人。她身上穿的衣服虽然已经残破,但从式样和质地来看,决不是低档货。老吴虽然是捡垃圾的,但前些年帮人清理过从外国进口的各种旧衣服,也......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9日 15:42

靠“删”和“禁”救得了“越来越猥琐”的汉语?

靠“删”和“禁”救得了“越来越猥琐”的汉语?


今天早晨,一条标题为《今天的汉语越来越猥琐》在微信上流传,并引起众人群情激昂的转发和评论。在评论中,有认对文中所指当下青年人和网络语言粗鄙下流,有辱斯文心态,希望有关部门“管一管”;有人则认为,语言是一种社会心态的真实反映,是社会形态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在社会大环境没有改变的前提下,片面强调语言的粗鄙,是一种缘木求鱼的行为;另有论者则认为,对流行语的过分在意,是无事找事。而将此上纲上线到文化存亡的地步,则更是杞人忧天和白莲花行为。真正可怕的,不是语言的粗鄙,而是试图对语言进行管制本身。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7日 07:54

对佛山童工死亡最应该关注的是什么?

对佛山童工死亡最应该关注的是什么?


14岁的佛山“童工”王攀已去世半个月了,招聘使用王攀的至雅公司日前已向家属支付赔偿款15万元,佛山市南海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根据国务院发布的《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第六条,对企业处以罚款1万元。该局在发布会上称:“未有证据显示该公司存在超时加班问题”。

对此,舆论的反映一片哗然。有媒体质问“15万元赔偿能否换来一条年轻生命?” ,有评论感叹:“罚款一万元,是处罚还是挠痒痒?”还有论者质问:“凭工厂单方面一纸考勤表就推断没有超时,有关方面的调查是不是太简陋了一点?”

这些观点,都局部地探究和追问了事件的真相,但还......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5日 15:55

你没有外表装得那么幸福

你没有外表装得那么幸福

 
一群十多年未见的儿时伙伴因为一次偶然的由头而相聚。像所有类似聚会一样,大家都衣着光鲜满面春风地来赴会,半真半假地喝酒吃饭,半荤半素地聊天,彼此感觉,既熟悉、又陌生。大家聊得最多的无非两个话题:一个是当下的事业发展及家庭状况;二个则是当年谁喜欢过谁谁是谁的梦中情人。聊前者的目的,无非是忙中偷闲为自己这次聚会找点剩余价值,看看是否能将旧友变成新资源;而后者,则多半是中年人聚会特有的一个节目,大家在半真半假的笑谈中,想寻找出一些自己曾经年轻过的证据,来安慰自己日渐衰老的身心。
所有的人都是那样的光洁、美满甚至幸......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3日 10:45

与阅读有关的凄美故事:母亲与油灯

与阅读有关的凄美故事:母亲与油灯
 
作者注:今天是世界阅读日,猛然想起多年前听到的一个朋友讲的他关于阅读的故事。那凄美的母爱故事,至今令人唏唏嘘:
 
我的家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小山村偏远得连电都不肯光顾。村子的主要照明工具是煤油灯和松明。近些年,有些家境稍好的后生仔也用过电筒,但被大多数村民认为是败家的奢侈行为而终究没有推广开。
我是村里自光绪年间到现在唯一一个大学生。这与我母亲有不可分的关系。其实,村里的后生仔比我精灵的还很多,只可惜他们没有一个不吝惜煤油的妈。
自我爹去世那年起,我们家成为全村最穷的人家。但我家却有全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1日 08:54

获普利策新闻奖的怎么老是负面新闻?

一条题为《你吃的每一条鱼可能都沾着别人的血和泪》的微信公号文章在朋友圈中刷屏了,帖子介绍的是最新揭晓的第100届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奖”获奖作品,这一组由美联社记者采访的包括7篇长篇调查和两则视频的报道,讲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真实故事:在孤悬在大洋上一个叫班吉纳(Benjina)的印尼渔村,有2000多名被囚禁、被虐待奴役了几年乃至几十年的非法移民,他们喝着肮脏的水吃着不足以果腹的食物,拿着极低的工资,稍有不顺从就会被关进铁笼子甚至被扔下大海喂鱼。这些渔奴,最大的有被囚禁22年之久。几名女记者潜入海岛,翔实地记录并采访到许多骇人听闻的内幕,营救出几乎所有奴工,此报道引起的轰动,引起各界的关注,一些国......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0日 14:56

书非偷而不能读也——关于阅读的记忆

书非偷而不能读也——关于阅读的记忆


  在我短暂而漫长的青春岁月里,出现得最多的一个主题词,便是偷书。按照前辈孔乙己先生的说法,窃书,读书人的事,不算偷。故而我也择雅而从之,仿他的说法,窃一回。
  我不知道孔乙己的书,究竟有多少变成铜钱换了黄酒,多少用来打发寂寥漫长的日夜;但我知道,我所努力想要窃的书,没一本是打算拿去换麻糖和花生吃,而是为了自己的眼睛和心灵的需求去窃,如果单纯是为了要换糖,我完......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14:47

不发朋友圈的人还值得交往吗?

不发朋友圈的人还值得交往吗?



        一段时间以来,朋友圈门前闹出诸多是非,先有某刊物打出“远离朋友圈”,后有所谓北大博士“逃离朋友圈,拯救智商”之类的说词。其理由无非是朋友圈中充满了各种“伪科学”、“心灵鸡汤”和“标题党”,是无效信息。这种逻辑,跟“小孩身上有污垢,必须扔掉”一样,既看不到智商,也看不到趣味。
        朋友圈确实存在上述瑕疵,但它有的,仅仅是这些吗?作为一种新社交方式,它为我们带来的知识和乐趣,轻易就被打掉和抹煞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那些在朋友圈里晒晒自己的心情,吐......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5日 16:28

江湖小人物:烂尾楼里杀出来的名记者

江湖小人物:烂尾楼里杀出来的名记者


在“春天花园”的历史上,曾有几次大风波,险些让大家住不下去。一次是收荒匠们联合起来,想争夺二当家手里的钥匙;一次是幺儿帮几个大幺儿把一个小幺儿醉死了,引来警方的调查;还有一次,就是出了个卧底记者小蚊子。而其中,又以小蚊子带来的影响和破坏力最大,他险些让几年后那场定向爆破提前来临。

就像许多介于黑白之间的灰事情那样,“春天花园”及其住客的存在,都是可以做而不可以说的。这也就是二当家一直坚持让大家不要声张的原因。虽然掌握着工地大门的钥匙,但他从不让那道临街的大门敞开,而是让大家从背街的墙......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7日 08:24

生11个娃娃的极端个案是怎么来的?

生11个娃娃的极端个案是怎么来的?
 
  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村民何洪,1995年在上海打工时带回一个安徽女人,至2012年7月当地政府给何洪妻子安环节育前,两人已生养了11个孩子,被当地人称为“超生游击队”。“存钱不如存人”是何洪坚持近20年的想法,“只要这群孩子中,出一个能人,那么,这个家就好过了”。如今,他开始觉得这是“一种错误”。
 
  中国青年报对何洪及其家庭二十年来生活的细致报道,引起了许多人的震惊和感叹。何洪夫妻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生养了7女4男共11个孩子。最大的女儿刚满18岁,在贫穷屈辱与愤怒中外出打工,至今下落不明;最小的女儿不满......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4日 08:02

骑摩托和电动自行车的都不是人民?

骑摩托和电动自行车的都不是人民?



  深圳市近日集中整治“禁摩限电”,对所谓超标电动车进行查处。截止3月31日公布的信息显示已经查扣电动车17975辆、拘留874人,采集非法拉客人员771人次。澎湃新闻从当地4家主要的物流快递企业了解到,此轮“禁摩限电”至少已造成约1200辆快递三轮车被查扣,约50名快递员被拘留。《新京报》则报道说,某快递公司已有上千快递员辞职,包裏配送遭致延误。
  这一事件直接导致“限摩、禁摩”这一老生常谈但一直没有定论的话题又重回舆论热点漩涡中心。这不知已是自北京从1985年开始“限摩、禁摩”以来,全国近170个城市加入禁限行列的第几次,多年来让人耳朵快磨出茧疤的各种老生常谈式的争论,又一次在网上网......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31日 15:09

江湖小人物第十三个故事:说书人王疯子

江湖小人物第十三个故事:说书人王疯子

王疯子是“春天花园”几大著名疯子之一,知名度仅次于叶疯子,叶疯子死后,他便递补成为第一。

严格的讲,王疯子并不是病理学意义上的疯子,他既没有啃过肥皂,也不向天吐口水,更没有提菜刀追过小朋友。但人们却顽固地喊他王疯子,原因一,是川话之中有句熟语曰:理你嘛王疯子!意指对方言语不经,不值得相信。王疯子姓王,自然有点被强拉附会的味道,如同姓谭的容易被叫“弹绷子”,姓李容易被叫做“李扯火”一样。

如果仅止于此的话,那王疯子的名号来得太过于简单,甚至有些冤枉了。但并不是所有姓王......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28日 14:43

当心那些利用你正义感的“青皮”

当心那些利用你正义感的“青皮”



  在《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这部老电影中,有一段这样的情节,德国侵略者为了混淆视听,鱼目混珠,派特务假扮游击队领导人瓦尔特。假瓦尔特用巧言和爱国说词以及过激的行动规划,打动了地下游击队员和爱国青年们,怂恿他们去攻击毫无战略价值的德国运输队,结果落入德国鬼子预先设好的圈套,一阵乱枪之后,几十个爱国青年横尸街头,一腔报国的热血喷洒在冰冷的街道上。
  这个场景我看过无数次,每看一次,都有复杂的感受,这些感受中,既对年轻人悲惨命运的悲伤,也有对阴谋者的残忍阴险的恨,还有对年轻人们的热血与勇敢的敬佩......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6日 15:21

喜欢伟大头衔的国王

喜欢伟大头衔的国王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对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有着异乎寻常的热爱与向往,他拥有世界上最壮丽的宫殿,娶了世间最漂亮的女人作妻妾,指挥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掌握着世界上盛放财宝最多的宝库。除此之外,他还是最伟大的作家、诗人、画家、演员、书法家和体育健将……
  照说,这些伟大,足以让他满足、快乐甚至幸福地过完一生。要知道,他所拥有的数百个伟大头衔中,任意拥有一个,都足以让一个凡人快乐幸福一辈子。但遗憾的是,这位国王偏偏生了白雪公主后妈的毛病,天天没事就冲着魔镜吼谁是最漂亮的女人?国王没有魔镜,但有眼睛和耳朵,......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1日 14:52

一个环卫工人惹出的舆情风暴

一个环卫工人惹出的舆情风暴



  环卫工人张嫂在江边银杏树林里扫落叶,金黄的银杏叶宛如一只只灿烂的蝴蝶,在轻风中绕着她的扫帚和脚,让她有一种愉悦的感觉,在这种感觉的带动下,她把树叶堆成一个心形,一颗闪亮的黄色爱心,让江边人形道瞬间升起一种温馨的艺术气息。
  她扫地好些年,从没有过今天这种愉悦感,于是拿起手机,将那颗心拍了下来,传给正在读大三的女儿,那孩子是她所有辛苦和幸福的源头,也是她惟一的粉丝。
  女儿看到之后,也很高兴,将它转发到自己读者并不多的朋友圈......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07日 14:41

好多人的初吻都与爱情无关

好多人的初吻都与爱情无关
 
    每个人的初恋都像一个青苹果,既有些甜甜的滋味,又带着点酸楚甚至苦涩。而初吻,作为这一青涩情感的产物,总能在我们的生命记忆里,留下最深的一笔。
  我的初吻,在那些酸酸甜甜苦苦涩涩的基础上,还多了一层荒诞与滑稽的色彩,因为它与爱情没有关系,而更像一个荒唐的实验。
  1987年,我17岁,像所有十六七岁的小女生一样,感觉自己的身体里有一些跃跃欲试的东西正在萌动。这不独是指身体各个部分发生的那些令人尴尬的小变化,这些变化其实在几年前就开始,并成为我羞与人言的秘密。特别是每个月那次令人又气又急的疼痛,更是让我感觉自己像是患上了绝症......
阅读全文>>
2016年02月29日 17:25

煮夫曾颖

煮夫曾颖
曾经接受过很多采访,但比较喜爱的,还是这篇写得比较逗的文字。虽然过去五年多了,偶然看到这篇文字,还是那么亲切好玩。整理一下,发现博客上没有,权当存念。谢谢刘萍姐的好文。
 
 
   文   刘萍  

在读者和网友眼里,曾颖是个颇为给力的作家。他关注底层的小说和针砭时弊的杂文和评论,或深情无比或豪情万丈,说出了许多自己想说但没有能力说出来的道理。在朋友们眼里,曾颖这个胖子最可......

阅读全文>>